酒款
纳帕谷马拉松

极致纯净的葡萄酒天堂—新西兰

2012年12月14日 10:05:49    林殿理
点击次数: 1909
摘要: 新西兰商务处首先邀请了不少国内葡萄酒界的意见领袖们参与新西兰在中国行销推广战略的会议,接着又把几位作家和葡萄酒培训师邀请去巡访了新西兰的各个重要产区。

这两年,看到各大产酒国都在中国市场下了重本进行推广,原本相当低调的新西兰也开始有所动作了。新西兰商务处首先邀请了不少国内葡萄酒界的意见领袖们参与新西兰在中国行销推广战略的会议,接着又把几位作家和葡萄酒培训师邀请去巡访了新西兰的各个重要产区。就在这个机缘下,我有幸从北到南去实地感受了这个虽然年轻、但崛起速度令国际酒界无比惊叹的国度,并且在回国后协助新西兰贸易处在上海、北京和广州进行了好几场推广品鉴会。

说起新西兰,一般人更容易联想到的是它的羊毛和乳制品产业,这两个产业的规模远比当地的葡萄酒产业大多了。在国人对于国内乳制品缺乏信心的情况下,新西兰这无污染环境生产的奶粉等乳制品,已经被国人抢购到经常缺货的状态。确实,在这里你会发觉呼吸竟然是这么舒服清爽的一个动作,简直让人想要每次吸气都是深呼吸。而在没有空气污染和光害的情况下,我在北岛马丁堡(Martinborough)小城用肉眼欣赏到的满天星斗和亮灿灿的银河,也让我激动得想要像小孩子一样地跳跃起来。

新西兰北岛的人口远多于南岛,光在奥克兰就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这里最早有酿酒的记录大约在1830年,吉斯本(Gisborne)是最早的葡萄酒中心,后转移至霍克湾(Hawke’s Bay)一带。狭长的新西兰跨越了比较大的纬度带,北部温暖而南部寒凉,跨度大约是欧洲的地中海到巴黎的区间,因此拥有多样化的气温和日照条件。因为西边雨量过多,因此葡萄园多半分布在被中央山脉屏障的东半部。南岛的奥塔哥(Central Otago)是全球最南端的葡萄酒产区。比较温暖的北岛较早是以种植赤霞珠、美乐、西拉等红葡萄,以及霞多丽等白葡萄品种为主。这边的波尔多式混酿虽不似法国那么雄劲厚实,但优雅均衡的风格依然相当迷人。此处一个名为吉布利特砾石(Gimblett Gravels)的产区,其所产赤霞珠品质甚至在和波尔多不少名庄盲品对决时,依然不落下风。

而当今新西兰的金字招牌,以长相思扬名全世界的马尔堡(Marlborough),种下第一棵葡萄树仅仅是在1973年,甚至还不满40年。此地无论在名气或是种植面积上的迅猛成长,都是举世无双。在泥巴屋酒业(Mud House Wines)酿酒师的带领下,我们登上直升机从空中俯瞰马尔堡正在进行采收的葡萄园。我注意到马尔堡北边缥缈的山脉和雾气,简直就像“云雾之湾”(Cloudy Bay) 酒标上的图一模一样。这家酒庄由于在上世纪80年代连续被英国权威葡萄酒杂志《品醇客》(Decanter)评为金牌而声名大噪,从此谈到长相思不能不提到新西兰。也因此,长相思可谓是新西兰最标志性的葡萄品种,没有任何一个其它国家像这样以一个葡萄品种而为世人所称道,但也因为这品种太过杰出,光芒掩盖了其他许多其实表现也还不错的品种。从空中,我们还看到两颗白色大圆球,那是美国FBI在这边设立的南半球监听雷达站,此处曾发生不少次不满人士的示威抗议,而它旁边的酒庄也很有意思地把在这里酿的酒命名为“间谍谷”(Spy Valley)。

和北半球不同,这里越往南越冷。来到南岛南部的中奥塔哥,浓浓的秋意从树林一丛丛红黄色的树叶中透出来。从纬度来看,此处若没有其他因素的配合,葡萄应该是难以成熟的。位居内陆的大陆性气候让此地较干燥,干而凉爽的天气拉长了葡萄的成长季节,由于不用担心降雨和潮湿带来的霉病,葡萄在偏冷而且日照充足的条件中依然可以慢慢成熟,产生充足的多酚和酸度,特别适合类似法国阿尔萨斯产区的琼瑶浆、雷司令和灰皮诺等口味饱满的白葡萄品种。近年来这里生产的黑皮诺(Pinot Noir,亦译黑品乐)已有成为新西兰第二代表作的态势。来到Misha’s酒庄,我注意到葡萄园都用围篱圈起来,葡萄树上也用网子盖住。经庄主夫人说明,我才发现原来山壁到处都有兔子洞,而收成后的葡萄园里也有一片黑云般的鸟群盘旋鼓噪着,要保护葡萄的成本还真不低啊!不过当每年秋天猎兔子的季节到来时,当地人的餐盘里菜色也丰富了不少。

中奥塔哥此起彼落的小山头上,也有另一个我从没想到过的特殊景观。19世纪时,这里曾有过一阵淘金热,世界各地许多冒险家都来到这里期待一圆发财梦。Misha’s酒庄的葡萄园里就有一个淘金客小屋的遗址,原主人叫阿福,来自广东。在这个阿福之家的废墟里品尝黑皮诺,那滋味真是难以形容啊!

在靠近基督城的一个不知名小镇里,我们来到一家高级餐馆用晚餐。当地人说,“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电影拍摄期间,明星演员们都最爱来这家餐厅用餐。真难想象,精灵、半兽人、哈比人共聚一堂大快朵颐是个什么样的情景呢!在这家餐厅里我们用完全不逊于大部分香槟的Quartz Reef起泡酒开胃,还点了相当美味的鹿肉当主菜。不过以一位酒迷加上“生蚝控”的身份,我就不能不做一个重点推荐——到了新西兰,可别错过了吃Bluff Oyster 生蚝的机会,那毫无腥味的清新爽脆,简直是让人做梦都会流口水的鲜美!!

这趟新西兰产区之旅我特别欣赏的酒庄

马丁堡:Martinborough 酒园,强劲扎实的黑皮诺,简直让我不相信是新西兰酒。

中奥塔哥:

Mt Difficulty酒庄,多款法国阿尔萨斯、德国酒风格的白葡萄酒,从干型到半甜,都展现了很精美的架构和复杂度。

Quartz Reef酒庄,干净、纯粹、清澈的白酒风格,体现了生物动力法的终极追求。

其他值得一试的优秀酒庄:

Sileni Estate, Villa Maria Estate, Schubert Wines, Mud House Wines, Misha’s Vineyard, Marisco Vineyards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176c501018ry4.html 

本文标签: 新西兰葡萄酒      新世界产酒国     
上一篇: 酒评人的贞操
下一篇: 酿酒人的牛脾气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爱慕酒庄红葡萄酒 2012年
纳帕谷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