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其林晚宴指定酒款推荐

哈兰酒庄的200年大计

2013年8月30日 15:29:07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7345
摘要: 哈兰酒庄(Harlan Estate)的主人比尔•哈兰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地迷恋上了红葡萄酒,并日渐萌生出建造一个一级葡萄园并酿造出与拉菲、拉图相媲美的世界顶级葡萄酒的想法。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启动了一个长达200年的家族计划,并亲自躬耕于陇亩之间。

哈兰酒庄的200年大计

眺望远方葡萄园的哈兰先生(图片来源:Harlan Estate)

一、白手起家的比尔•哈兰是如何实现他酿造纳帕谷一级葡萄酒梦想的?

  比尔•哈兰先生说,1980年他收到了这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这个礼物既不能吃、也不能喝、更不需要打开,而是与罗伯特•蒙大维(Robert Mondavi)结伴前往法国去旅行。

  房地产商出身的哈兰在圣海伦娜(St. Helena)买下了一个破旧的乡村俱乐部,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一块土地并不能种植出高质量的葡萄。当时,恰逢蒙大维前往纳帕谷寻找适合种植葡萄的土地,他看上了哈兰新买的土地。经过一番交涉之后,这一个说服者最终却邀请哈兰与他一同前往法国去参观勃艮地和波尔多的葡萄园。

  “这一次旅行给我带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已经72岁的哈兰说道,“我看到的财富已经埋在土地里几百年了。我明白我不仅要拥有一个葡萄园,而且我还想要酿造出加州一级的葡萄酒。”

  这在1980年的加州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梦想,“一级葡萄酒”意味着这一款酒要有与拉图或拉菲一样的国际知名度。即便是美国的鹿跃酒窑在4年前的巴黎盲品大赛中打败了波尔多红葡萄酒,但是世界上依然没有一个葡萄酒收藏家愿意用他的波尔多红葡萄酒来换一款纳帕谷赤霞珠红葡萄酒。

  哈兰明白,要想所酿的葡萄酒享有与拉菲、拉图一样的国际知名度,必须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葡萄园,但是当时的加州并不存在他理想中的葡萄园。

  二、用200年的时间打造一个顶级葡萄园

  事情远比想像要复杂得多,因为打造一个一级酒庄需要花费几个世纪的时间,所以哈兰给家族定了一个200年的计划——在国际上能够媲美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s)或安东尼世家(Antinoris)。但是问题出现了,他现在已经40岁了,而且还是单身,也不曾育有一儿半女。

  不过,现在的哈兰已能够凭借他的财力与他的儿子威尔(Will)一起经营一座伟大的、的纳帕谷庄园了。他入资玛莎葡萄园 (Martha’s Vineyard),这个庄园旁边是Nickel & Nickel葡萄园,而路对面是To Kalon葡萄园。坐拥了这个位于上坡的庄园,哈兰能够将这些山谷中的酒庄尽收眼底。

  “回望历史,美国最好的红葡萄酒是出自卢瑟福(Rutherford )平地。”哈兰说,“但是放眼全世界,最好的葡萄园却都是位于山坡上。所以不管位于何处,都需要你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20年后它是否会成为一个好酒园,还是一个末知数。”

  哈兰花了4年的时间来找寻他第一个葡萄园的主人。这个人是马丁•斯特林(Martin Stelling)的后代,他因热衷于开采金矿而放弃了发展家族产业。哈兰回忆道:“那里一片荒芜,没有路,没有建筑,只有成片的林木。”不过,在那里有一个约35英尺深的鲑鱼湖,以前的夏天哈兰经常在那里游泳。

三、从肉类加工商到梅洛葡萄种植者

  让我们将时间倒回到过去,一起来探寻哈兰先生是如何得到这一片林地的。

  比尔•哈兰是南加州的原住民,他的父亲是一名肉类加工者,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1960年,哈兰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学习沟通学和公共政策学。他在校友联谊会上认识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有一个私人酒窑,因此哈兰接触到许多陈放多年的加州高级葡萄酒。从此以后,哈兰不但喜欢上了葡萄酒,而且还经常利用周末的时间到纳帕谷作短途的旅行。

  哈兰说:“对比现今这一地区有400多家酒庄可以参观,当时的纳帕谷能够参观的酒庄仅有5家,它们分别是鹦歌酒庄(Inglenook)、BV酒庄、基督兄弟会,贝灵哲(Beringer)酒庄和库格酒庄(Charles Krug)。虽然路易马提尼也在那里,不过当时它并没有对外开放。”

  1966年,罗伯特•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对外开放的第一个周末,哈兰也在那里见证了纳帕谷这一具有重要意义的历史时刻。在当时,葡萄酒行业并不受年轻企业家们的青睐。

  哈兰又回到了房地产行业。刚开始时,他骑着摩托车游遍了南非;而后又学习飞行,然后开始销售飞机。有时,他也会住在一个带赌场的酒店里,以打牌度日;或者他也会参加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并且练习划船。同时,他还在炒股票,在索萨利托港建造居住船用于买卖。

  最终,他和两个朋友在旧金山顺应市场的发展热潮开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主要负责公寓的买卖,而这一家太平洋联盟公司实现了数10亿美元的交易。

  有了一定的财富后,哈兰便开始在纳帕谷寻找适合葡萄种植的土地。为此,他做出了一个仓促的决定,买下了一个叫Meadowood的废弃乡村俱乐部,这个俱乐部原先是打算建造奢华度假酒庄的。

  “去看葡萄园的那一天我喝了很多酒”,哈兰说,“在看完葡萄园的48小时内,我便买 下了它,就好像一只狗疯狂地追着一个卡车。虽然最终赶上了车,却不知道要做什么。现在我拥有了土地,而后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借口说我要去开垦一个可以打高尔夫的葡萄园,但事实上这个葡萄园并不适合种植葡萄。”

  四、价值140,000美元的葡萄酒俱乐部

  讽刺的是,哈兰现在凭借着Meadowood葡萄园成功地进入了纳帕谷保护区(Napa Valley Reserve)。这是一个私人的手工作坊,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在这里酿造属于自己的葡萄酒。600名会员缴纳的入会费超过140,000美元,因此他们能在酒厂员工的带领和协助下到葡萄园里修剪葡萄藤,亲自挑选葡萄,并且酿造属于自己的纳帕谷赤霞珠红葡萄酒。

  哈兰为了实现酿造自己梦想中的优质葡萄酒,也为了自己能够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买下了巴莎葡萄园一片未被开发过的上坡林地,并且在那里开垦自己的葡萄园。

哈兰酒庄的200年大计

哈兰的北部葡萄园沿着山坡的梯田轮廓;哈兰酒庄干红酒标;哈兰酒庄副牌“少女”酒标(图片来源:Harlan Estate)

200年计划中最重要的投资项目,开始于1985年他与黛博拉•贝克(Deborah Beck)的初次相遇。黛博拉•贝克是一个新纽约人,她是一位电视广告模特,这一次她刚好回伯克利探亲,所以父母在私底下安排了这一次的相亲。那时,哈兰已经45岁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因此第二年两人便结婚了。婚后,他们在1987年生下了大儿子威尔,随后他们的小女儿阿曼达(Amanda)也在1989年出生。

  哈兰总是向他们的孩子灌输着一个家族的经营哲学:以人才为本,巩固家族的控制力,实现200年大计。

  哈兰最早涉足葡萄酒行业,是从他与罗宾•拉尔(Robin Lail)经营的一个无葡萄园的酿酒厂梅丽瓦(Marryvalle)开始的。他与酿酒师鲍勃•李维(Bob Levy)用他们早期的葡萄酒进行实验。1987年,当哈兰从房地产商真正转变为葡萄园主时,他们已经拥有4个年份的梅丽瓦葡萄酒了。

  你或许会感到惊讶,1987年所酿造的葡萄酒现在在哪?答案是,它们与1988年和1989年的葡萄酒一同被陈放在哈兰酒庄的某一个角落里。哈兰禁止将未达到标准的葡萄酒销售出去。所以直到1996年,哈兰酒庄才正式发布了第一款酒——1990年哈兰酒庄红葡萄酒。这一款酒当时市价被定为65美元,是纳帕谷高价葡萄酒之一,《葡萄酒观察家》给予它92分的评分,遗憾的是罗伯特•帕克没有参加这一款酒的评分。

  第二年,帕克对哈兰酒庄1991年的葡萄酒追捧有加,并且给出98分的高分评价,他称这款酒是“伟大而深刻的葡萄酒”。随后,他又给予1994年的葡萄酒100分满分的最高评价,而这个100分只是帕克给哈兰酒庄葡萄酒5个100分的其中之一,最近的一个100分是在2007年。相较于此前,帕克对玛尔卡森酒庄的长相思白葡萄酒给出5个100分的满分评价,哈兰酒庄的这5个100分,无疑是美国红酒界的最高荣誉。

  不仅是因为风土让哈兰酒庄获得如此高的荣耀,更重要的是哈兰对酿酒细节孜孜不断地追求。哈兰酒庄的葡萄园里有75%的土地种植着赤霞珠葡萄,而余下的25%则主要种植着波尔多其它的主要葡萄品种(不包括梅洛)。虽然多种葡萄混种在一起,但哈兰对每一种葡萄的种植区域皆经过认真细分,并加以区别对待。

   五、一切源于对细节的重视

  对于酒厂,哈兰使用著名的排序表方法将葡萄进行归类,所以在他那里没有坏的葡萄,当然品质普通的葡萄就会有很多。

  “5年前,科里(Cory是酿酒师)、鲍勃和我曾扪心自问,在这里我们都做了什么?”哈兰回忆道,“我们提议先做43件事,包括如何提高葡萄园的葡萄质量,商定葡萄的采摘方式和采摘时间,采摘时选用托盘盒子的大小,掌握让葡萄更精致更个性的生产方法,以及选用更小块的葡萄园种植葡萄等等。”

  我们不能有所松懈。哈兰说:“即使我们认为对每一块土地都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当葡萄根越扎越深,石块有所移动,便是葡萄可以采收之时,之后我们分块、分串、逐粒摘取即可。”

   哈兰在投资葡萄园20年后才开始获得利润,但他还是孜孜以求地经营着。在2009年,预发布的邮寄列表上哈兰酒庄葡萄酒的价格一路攀升至500美元,而餐馆和商店的发布价格甚至高达800美元。

  哈兰房地产所赚到的资产只能生产1,800箱葡萄酒,这一批是处女之作,或者说是作为债券项目下单独的一批葡萄酒,他完全可以通过邮寄名单的方式发售出去。但是,作为他公认成功的第一次劳动成果,哈兰觉得更重要的是让世界顶级的餐厅都知道,最终他将酒分售到45个国家。

  现在,哈兰已经将酒庄传承给他的儿子威尔。威尔现在主要负责酒庄的日常管理,而阿曼达则前往法国负责与经销商联系,这还将需要175年左右的时间,又是200年计划的另一个目标。

   比尔•哈兰在和罗伯特•蒙大维的法国之旅中得到的礼物到底是什么呢?

  曾经富甲一方的单身汉哈兰,眺望着远处的酒庄,对身边的儿子说,“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是我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wine-searcher)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酒庄文化      哈兰酒庄      比尔•哈兰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如何快速获得VIP会员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