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享30天VIP体验

生蚝的故事:从波士顿到贵腐酒

Oysters’Stories: From Boston to Sauternes
2014年8月7日 15:09:54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11591
摘要: 生蚝的故事从8月5日美国著名的“国家生蚝节”开始说起,带你探秘全面最古老的生蚝屋,漫谈生蚝、历史与文学,让你对生蚝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ABSTRACT: August 5th is National Oyster Day in America. This article will show you the interesting stories about Oysters.

2014年8月5日是美国著名的“国家生蚝节”,这个节日颇有点中国端午节的味道,只不过在美国,粽子变成了生蚝罢了,那股全民吃生蚝的劲真是少见,看下面这夫妻俩把生蚝吃成这样子,就知道有多狂热了!

说到生蚝,也就不得不提波士顿了,而提到波士顿,稍懂点历史的人都知道1773年12月16日发生的大名鼎鼎的波士顿倾茶事件。波士顿位于美国东北部,是英国人在北美大陆最早建立的殖民地城市之一,历史非常悠久。美国历史上的很多“第一次”都是被波士顿占有的,引发了美国独立运动的倾茶事件就不说了,波士顿的哈佛大学是美国最早建立的高等教育机构。当然,对于吃货来说,最少不了的是波士顿的生蚝。

  波士顿联邦生蚝屋(Union Oyster House),应该算是美国最古老的餐厅了,它坐落在波士顿联邦街一个不太起眼的街角,古色古香的红砖分外引人注目。整个建筑具体建于哪一年已经无据可考了,餐厅的招牌上标示的“1826”字样,是这间餐厅正式营业的年份。这间小餐厅的来头真是不小,波士顿的风云变幻它都亲眼目睹,1771年,美国已知最古老的报纸《马萨诸塞探察报》(The Massachusetts Spy)就是在这里发行的。1775年,原本的卡彭氏服饰和干货商店(Capen's silk and dry goods store)成为了独立战争中大陆军首任军需官汉考克(Ebenezer Hancock)的办公地点。1796年,路易·菲利普,这位被流放的法国人曾经就住在联邦生蚝屋二楼。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路易·菲利普被迫在美国流亡了两年多,并于1830年登基成为法国国王。

1826年“联邦生蚝屋”开张时,餐馆的主人在一楼布置了一张半圆形生蚝吧台,这个吧台样式一直保留至今,每年光是在这个吧台上,能卖掉几十万个生蚝!2003年这里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有牌为证。

大厨兼小说家安东尼•伯尔顿((Anthony Michael Bourdain)在《厨室机密》(Kitchen Confidential: Adventures in the Culinary underbelly)中如此形容生蚝——撬开蚝壳,嘴唇抵住蚝壳边缘,轻轻吮吸,舌尖触及蚝肉,柔软多汁,“嗖”地一下,丰满肥美的蚝肉滑入口腔,绵密地宛若一个法国式深吻,有种令人窒息的冲动……

  安东尼笔下的生蚝绝对是稀世珍品,不过生蚝品种繁多,每一种的肉质和风味都有非常细腻的差别,档次价格也相去甚远,深圳沙井也是国内的生蚝名乡,但是沙井生蚝比起法国人的吉亚多(Gillardeau)和贝隆(Belon),在不同文化理念的催化下,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吉亚多”是法国非常有名的蚝种,而究其本源其实是法国一个家族的名号。每一个吉亚多生蚝都,都需要极其复杂的养殖方法进行养殖,历时至少4年以上才能上市,所以在生蚝上市的季节,即使是米其林三星餐厅也会以供应“吉亚多”为荣。

再说一说法国的“蚝中之王”——贝隆。贝隆生长期较其他蚝类要长很多,对于生长环境也有颇高的要求。不愧是葡萄酒大国,法国人“品鉴”生蚝的艺术也颇高,丝毫不逊于葡萄酒——贝隆蚝入口时带有非常浓郁的矿物味,伴有淡淡的海藻香,绵柔而不失弹性,余味略现收敛,金属味较重,由此整个口腔被轻轻麻痹,如同初吻一般神奇。

关于生蚝的吃法,有原滋原味的,譬如莫泊桑在《我的叔叔于勒》中写道:她们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生蚝,头稍向前伸,免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生蚝壳扔到海里。

  在中国吃生蚝,当然首选湛江的炭烧生蚝,将新鲜肥美的生蚝置于火炭之上烘烤,烤至六成熟后再放上蒜蓉、辣椒及佐料等调味,直至生蚝本身水分蒸发,变成鲜美的汤汁,浑然天成,香酥甘甜,味道鲜美。潮汕地区的蚝仔烙是吃生蚝的另一绝佳选择,将其混合面粉、鸡蛋,放入锅中油炸,再辅以胡椒、盐等配料,外酥里嫩,迷煞人也!

生蚝的故事:从波士顿到贵腐酒

图片来源:keywordsuggest.org

夏天大街小巷的烧烤,常常会让人误以为夏天是生蚝最肥美的时候,可是事实上生蚝最丰满肥美的时候是在每年的圣诞节前后,所以应该是冬吃生蚝夏吃蛤。吃生蚝时最不应该喝的是啤酒,容易诱发痛风,亲,路边的碳烤生蚝加啤酒,千万要限量!不过对于葡萄酒来说,生蚝却是非常不错的佐餐伴侣。

  用清爽的白葡萄酒来激发生蚝那鲜美甘甜的味道和细腻爽滑的口感,这是大多数法国人吃生蚝的习惯,悉尼岩蚝(Sydney Rock)会搭配上新西兰马尔堡长相思,熊本蚝(Kumamoto)会配上卢瓦尔河谷密斯卡岱,贝隆蚝(Belon)则多会配上香槟等等。当然,最令人意外的是,还有突破桎梏的贵腐配生蚝,林裕森先生在其文章中写道:“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用细腻烦琐的描述记录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法国上流社会生活。在那个年代,晚餐常以苏玳贵腐甜酒搭配贝隆生蚝开场。”

  林先生还“怀疑这是当年法国上流圈子的坏品味,习惯把昂贵的东西加在一起以增添贵气。但其实,只要稍稍忘记成见,亲自尝试几回,你会发现即使政治人物的自传都比许多想法刻板的餐酒搭配书籍更值得信赖。”

  是的,林先生的这个观点,也道出了美酒美食搭配的一个本质——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美食和美酒本身就都需要不断深入地探索,而当这两者搭配在一起时,又是一个全新的探索历程,生蚝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生蚝的故事,从波士顿到贵腐酒,也才是刚刚开始。(文/沧海树)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美酒美食      贵腐酒      生蚝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如何快速获得VIP会员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