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以老酒“惠”老友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2012年9月8日 17:32:54    葡萄酒旅游网
点击次数: 2943

Domaine Francois Mikulski,一个与通常法国称谓有别的酒庄名号,让人意象深刻。Francois Mikulski先生,法国名字,异国姓氏,暗示了他独特的身世,令人心存好奇。而最让人难忘的是,这位在法国勃艮第扎根的波兰后裔酿酒师,如养育儿女般精心培育的勃艮第美酒。那款款性格各异、亭亭玉立的白葡萄酒更是让人留恋、让人思念。

走访勃艮第的日子里,天天给人欣喜甚而是惊喜。日日探访不同风格的酒行,与性情各异的酿酒师畅谈,与风情万种的美酒邂逅,让人目不暇接、志得意满。几日下来,冥冥中感觉似缺少了些什么?但繁忙的味蕾和充实的记忆到也让人无暇想起。直到那日一早,来到位于Meursault小镇的Francois Mikulski酒行,遇到Francois先生,在刚尝到第一款他酿制的Aligote的瞬间,我恍然意识到那份缺失是什么——尚无缘相遇的精美勃艮第白酒。同时,强烈的预感告诉我,这里将给我惊喜。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英俊干练的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先生

就像姓氏暗示的那样,Francois的父亲是波兰人,曾是二战期间波兰军队驻法国的军官。后来遇到了生于Meursault地区葡萄酒世家的Francois的母亲,并结为伉俪。之后父亲留在了法国,Francois便出生在法国的Dijon。最早,Francois曾立志想当一名职业橄榄球教练。也许是基因中源自母亲的葡萄酒情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回到了母亲的故乡,白酒天堂——勃艮第Meursault产区。这里的土地,这里的葡萄园深深吸引了这颗年轻赤诚的心。Francois改变初衷,决定投身葡萄酒。他走进勃艮第波恩的葡萄种植学校,学习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20岁时游历美国加州开阔自己的视野。随后的七年间,他在舅舅家的酒行,当地有名的酒庄,全权负责葡萄园的管理工作。

一定是命中注定的葡萄酒缘分。1991年,又一次改变Francois命运的一年。时年28岁的Francois在妻子Marie Pierre Mikulski的鼓励和支持下创建了属于自己的酒行Domaine Francois Mikulski。Marie的娘家姓氏是Germain,当地知名的葡萄酒家族。其父亲Francois Germain先生是Chorey酒庄及城堡的主人,颇有名望。Marie女士是位非常出色的葡萄酒人。贸易专业毕业的她不仅有6年在父亲酒庄工作的经验,还自己创建了一个葡萄酒公司,专门收集、经销勃艮第名酒,是勃艮第救济院每年拍卖会的常客。聪慧、贤淑的Marie从1991年开始全力协助Mikulski先生创业。自此,这对只羡鸳鸯不羡仙、情投意合的伉俪携手开始倾情投入酿制展现勃艮第风情的美酒,酿制饱含对土地对葡萄酒情感的勃艮第人生。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如同很多新生代的勃艮第酒行一样,土地是祖上的,葡萄园是古老的,但新立或另立门户的酒庄是全新的。16年前诞生的Francois Mikulski酒庄也是这些新星中的一颗。与继承、分家而新建的酒庄不同,Mikulski夫妇耕种、管理的葡萄园是租赁的,一部分是自家亲戚的,包括舅父、姨妈等,还有一部分来自街坊邻里祖上的葡园。Francois告诉我,租种模式在勃艮第也很普遍。原于当地寸土寸金的高昂地价让购置葡萄园,特别是顶级、一级酒园遥不可及,以及很多地主拥有酒园的面积甚小,不想自己打理等因素。虽然是租用的,但作为经营和管理者,Francois对土地、种植、酿酒等所有方面,有着完全的使用权和决策权。可以毫无束缚地实践个人理念、渗透个人喜好、呈现个人风格。而这一切在随后逐一品尝的各款酒中不折不扣地展现出来。

由于Mikulski夫妇的热忱、勤勉与技艺,酒庄的葡萄酒以精美复杂和极具风土典型性而声名远播,酒庄声望也日渐鹊起。更多的亲友邻里把葡萄园转手租给Mikulski管理。连年事已高的舅父也有想法将自己所有的葡园交给侄儿全权打理。在酒园稀缺、珍贵的勃艮第,Mikulski先生将酒行规模从刚刚开始时的五公顷半,发展到近八公顷。除了一小块Pommard Village的酒园,其他悉数集中在Meursault地区,还包括一块地处Meursault地区名号是Volnay的一级酒园。拥有从基本勃艮第,到村庄级,到一级酒园(Meursault地区没有Grand Cru--顶级葡萄园)不同级别的酒园。酿制红白各类名号的葡萄酒二十来款。

Mikulski是个典型的勃艮第家族式经营的酒行,人手有限。作为庄主兼酿酒师的Francois,很多事情要亲力亲为。在我到访之际,正赶上酒庄罐装繁忙之时,忙碌中的主人抽出宝贵的时间在酒窖里为我一一打开他酿制的美酒,逐个细细与我一起品尝交流。站在面前的Francois,个子不高,英俊干练,双目炯炯。坚毅、自信的神情中不时透出几分亲和与友善。喜静观而少言辞,也许是不习惯和不善于英文表达,但通过Francois酿的酒,和他有限的表述,已让我充分领会他的品好与性情,他对葡萄酒的真诚与热爱,以及他在酿酒方面的天赋与功力。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Francois Mikulski的新、老酒标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FrancoisMikulski意味及韵味深长的新酒标

亦如勃艮第特有的情况一样,Francois每个名号的酒都是极小的产量,每块酒园少则零点几公顷,多则一两公顷。所有的园子,他都会因地制宜,因势利导;所有的酒,他都不辞辛劳、不论繁琐,绝对的分别关照、管理,独立酿制、陈放。对待这一块快土地,一款款酒液,Francois如同养育自己不同性格、特质的儿女一般,倾心、民主而平等。绝不会因为她是Aligote,他是Gamay,或者他们是普通的AOC土地而轻视、慢待。即便他们各自的产量仅区区数百箱每年,也会视同其他出身一级酒园,身为Chardonnay或Pinot Noir的公主、王子一斑对待。如此才有,我品尝到的年产千箱左右的Aligote和仅数百箱的Chardonnay基本AOC,那超凡脱俗的境界和享受。同时,Francois认为酒的品质和风格90%来自葡萄和酒园,尽可能让土地、葡萄、酒液自由地极致地发挥其各个的特性、嗜好。依照Francois的理念,他只是辅助这一切——从土地到美酒,达到他们成为各自本我的最佳状态。

虽然Meursault地区和Francois手下没有Grand Cru,但是酒行旗下酒园多处是老藤。畅谈间,Francois表现出对老藤的偏爱。Francois认为老藤产量很低,酒质更为凝聚、集中、复杂而有层次。那款让我眼前一亮的勃艮第Aligote就是来自近八十年高龄的老藤葡园。通常情况下,同等级别的勃艮第红酒比白酒更能卖出价钱,但是Francois却根据自己对土地适应性的判断,毅然决定在红白皆可,且原本种植Pinot的土地上,重新种植Chardonnay。在成本和利润面前,Francois表现出对土地本质的尊重,对葡萄表现的忠实。问及改种白葡萄的缘由,回答坦诚而简单:“我喜欢白葡萄酒”。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Francois Mikulski的美酒儿女们

从依次上演的九款白葡萄酒中,越来越体会到酿酒师对白酒的精心与宠爱。Aligote清新、饱满;Chardonnay AOC柔美、结实;Meursault Village浓郁、立体; Les Gouttes d’Or,1er Cru劲力、扎实;Le Porusot Dessus,1er Cru肥硕、有力;Les Charmes-Dessous,1er Cru清雅、复杂; Les Genevrieres Dessus,1er Cru,隽永、持久。款款出彩,支支亮丽。而来自90年老藤葡园Les Charmes-Dessous和名为小河流(Le Limozin)葡萄园的两支佳酿,更是倾国倾城、楚楚动人。Les Charmes-Dessous,柑橘、蜜饯之甜美,佐以芬芳之花香,层叠的土司、芝士香气,同时不失清新秀美之绿色植物的韵味,立体复杂的香气浑然一体,交融互现。入口酸度极高,甚有穿透力,结构紧实立体,酒质柔美温婉,口感丰富饱满,给人可咀嚼之质感。酸度亮丽而倍感多汁。悠长回味间,再次迸发出层层果香与花香,凝绕不绝,美味极致。“小河流”如她的名字般有着芬芳的花香、精巧的桔类果香,伴以鲜明的矿物、燧石,以及奶酪、土司等香气,亮丽而开放。入口酸度明朗,香韵与质感在醇的衬托下在舌上舞蹈,酒质柔润、细腻、复合,结构明晰、立体、复杂。持久缠绵的回味中,阵阵小饼干的香味不断悠然涌现,平添几份诱人与可爱。一瓶瓶站在酒桶上的美酒,如同Mikulski心爱的儿女们,或肥或瘦,或高或矮,或柔美或坚毅,或内敛或开放,或婉约或奔放,或清新或老道,在Mikulski的妙笔点化下,尽显不同土地、葡园间的风格变幻,万种风情。

Francois对酿酒艺术的完美追求和朴实真诚也体现在他独特的酒标设计上。从酒庄创立后第一个装瓶年份1992年到2004年,酒标一直使用著名艺术家Jean-Paul Riopelle的一幅名为“Côte Sauvage”的作品。初见酒标,画作风格让人似曾相识。原来,Jean-Paul曾经为Mouton酒庄1978年的酒标作画。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邂逅,Francois对此画一目倾心,并获得艺术家许可用于自己的酒标。但是在不久前,因画家过世,其家人对画作的使用权发生了异议。Francois不得已要重新设计酒标。让我的眼睛和思维再次为之一亮的是,Francois准备启用的新酒标竟然如此简洁、质朴、而又意味深长。墨绿透明玻璃瓶身上唯有简简单单几行粉笔质感的字体。Francois说,灵感来自勃艮第酿制葡萄酒过程中使用粉笔做记录标记的最为古老和现实的方法。如此简单即是复杂,本源即是极致的巧妙构思,是对传统的回归与纪念,更是一种创新和演绎。

在崇尚Terrior精神的勃艮第,信奉土地赋予葡萄酒一切的热土上,其实人与土地、气候,以及历史、文化和理念一起构成了勃艮地特有的Terrior。在一定意义和层面上,人的性格决定了酒的风格,甚而是命运。我深信Francois Mikulski先生就是一个极佳的例证。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Meursault地区的葡萄园

白葡萄酒之情有独钟——记勃艮第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酿酒师Francois Mikulski

本文标签: 酿酒师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中民积分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