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玛歌酒庄直播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Jeffrey Grosset: The Spokesman of Australian Riesling
2017年8月7日 9:19:21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 4688
摘要: 澳洲顶尖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就如同他所酿的雷司令一样,朴实、专注而又充满魅力。
ABSTRACT: Similar enough to wines he made, the foremost winekmaker Jeffrey Grosset is pristine, focused and also appealing.

若是有幸品尝过格罗斯酒庄(Grosset Wines)的雷司令(Riesling),你肯定会对它的协调、朴素、清新与集中深感兴趣,而更令人感到有趣的是,这些描述酒的词汇完全可以照搬到他们的创造者——格罗斯酒庄庄主兼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Jeffrey Grosset)的身上。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图片来源:Decanter

杰弗里有着一副很“硬派”的外表——身材高大,五官棱角分明,留着光头,言语间充满冷幽默,喜欢用平缓的语调说着句式复杂但绝无冗余的长句。物似主人形,葡萄酒也必定有些酿造者的神韵,这名技艺高超的酿酒师将自己的灵魂倾注在葡萄酒中,书写了一段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传奇。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格罗斯酒庄(图片来源:Woodberry Wine)

和另一位澳洲酿酒师路易莎·罗斯(Louisa Rose)相似,杰弗里也是以酿造某个品种的顶级葡萄酒而出名:前者让维欧尼(Viognier)在澳洲大放异彩,后者证明了克莱尔谷(Clare Valley)拥有媲美莱茵高(Rheingau)、阿尔萨斯(Alsace)等传统雷司令产区的实力。在经营酒庄的20多年里,杰弗里获得过许多的荣誉和赞美,詹姆士·韩礼德(James Halliday)称他是“澳洲第一雷司令酿酒师”,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也毫不吝啬地为他戴上“澳洲雷司令之王”的皇冠。

  杰弗里成名的故事要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说起,当时,澳洲出产的葡萄酒很大一部分是大型酒厂生产的平庸酒款,这个新型的产酒国逐渐被“廉价酒生产国”的绳索套牢,在葡萄酒界的地位开始下滑。在某大酒厂工作的杰弗里对这种境况深感厌恶,他告别了报酬丰厚的岗位,来到了不被酒厂看好的克莱尔谷,开始自己酿造雷司令。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波利山雷司令(图片来源:Chasing the Vine)

在得知波利山(Polish Hill)附近一座带有葡萄园的小型奶厂被出售时,乔弗里向父母和友人借钱,东拼西凑地买下了这个老旧的作坊,并将它改造成了酒庄,格罗斯酒庄就是这样诞生的。今天,波利山出产的雷司令已经成为兰顿分级(Langton's Classification)中仅有的3款尊享级(Exceptional,最高等级)白葡萄酒之一。

  建立后没多久,格罗斯酒庄就靠着优质的雷司令获得人们的关注。在回忆酒庄早期的历史时,杰弗里讲到了自己与大型酒商做斗争的往事。在七、八十年代,澳洲葡萄酒的酒标信息极其混乱,部分生产者们常常在酒标上胡乱标注年份、品种信息,一瓶写着雷司令的葡萄酒甚至可能完全没有使用雷司令来酿造。澳洲政府因此出台了酒标整合计划(Label Integrity Program)进行整治。

  然而令杰弗里意外的是,雷司令并没有被列入这一计划里。他联合许多雷司令生产者发起集体运动,用了7年时间才使政府将雷司令放入计划中的品种列表里。这意味着原本广泛使用苏丹娜(Sultana)和佩德罗-希梅内斯(Pedro-Ximenez)来浑水摸鱼,酿造假雷司令葡萄酒的手段不再合法。在此期间,利益受损的大酒商没少找过他麻烦,甚至想要将其排挤出酒标整合计划,剥夺其酿造高品质葡萄酒的资格。但最终的胜利属于杰弗里,他的努力直接提升了澳洲雷司令的品质,也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澳洲葡萄酒的国际声誉。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格罗斯酒庄所有酒款皆以螺旋盖封瓶(图片来源:Twitter)

2000年,杰弗里又发起了一次提倡使用螺旋盖为雷司令封瓶的运动,这次运动的影响力覆盖到了全世界的雷司令传统产区。在今天,几乎所有的澳洲、新西兰和大部分德国及阿尔萨斯雷司令都使用螺旋盖封瓶。他同时成立了澳大利亚瓶封基金(Australian Closure Fund),来鼓励葡萄酒封瓶方式及材料上的科学研究。

  有趣的是,在当了数回业界领袖之后,杰弗里似乎对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了点畏惧感。他曾想要引进一种先进的过滤设备,但考虑到这个举动又会让他变成某方面的先驱,他还是放弃了。杰弗里曾戏谑地说,要当先驱,就免不了要加入各种组织,比如当时他做了些关于螺旋盖的研究,结果就进了一个葡萄酒技术委员会。只要稍加思考便能理解他的想法——时间都用在做研究上了,葡萄园和酿酒怎么办?

  杰弗里对于葡萄酒的专注在业界是出了名的,他的妻子斯蒂芬妮·图尔(Stephanie Toole)曾经开玩笑说:“在他的心里好像没有什么比葡萄酒还重要的东西,可能包括我和孩子。”杰弗里几乎将所有精力投入到葡萄酒上,始终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盖亚葡萄园(图片来源:Around The World In 80 Wines)

格罗斯最早的两款波利山和沃特谷(Watervale)雷司令已经成为白葡萄酒界的经典,但杰弗里对此并不满足,他仍在开发克莱尔谷的潜力。杰弗里曾自嘲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才华,这辈子只读过9本书。这之中某本书的作者蒂姆·弗兰纳瑞(Tim Flannery)在书里写道:“对于土生土长的人来说,土地和人是一体的。破坏土地等于破坏自己。”

  读过这本书后,杰弗里便开垦了一片葡萄园,打算以可持续的方式在此种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品丽珠(Cabernet Franc)。他给这片葡萄园起名为盖亚(Gaia),即希腊神话里大地母亲的名字。在杰弗里的高超的技艺下,同名酒款盖亚成为克莱尔谷最好的赤霞珠葡萄酒之一。2007年,杰弗里成立了格罗斯盖亚基金(Grosset Gaia Fund),以支持当地的环保事业,改善贫困儿童的健康和教育条件。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格罗斯夫妇(图片来源:In Daily)

斯蒂芬妮虽然经常拿杰弗里的忘我精神开玩笑,但她本身也是一个痴迷于葡萄酒的人。她拥有自己的酒庄——霍罗克斯山酒庄(Mount Horrocks Wines),它不仅不是格罗斯酒庄的分支,而且还有些竞争对手的味道。在杰弗里的眼里,斯蒂芬妮是个热爱酿酒的天才,独立而又要强,她从没接受过专业的酿酒训练,却将酒庄经营得有声有色。不久前,霍罗克斯山酒庄才被詹姆士·韩礼德评为五星级酒庄。

传奇酿酒师杰弗里·格罗斯:澳洲雷司令的代名词

霍罗克斯山酒庄(图片来源:The Advertiser)

面对一个酿造了世界级雷司令的对手,霍罗克斯山酒庄自然有不小的压力。不过杰弗里总是喜欢对霍罗克斯酒庄的客人调侃自己的妻子:“她的雷司令跟我们格罗斯酒庄的不一样,我们的好多了。”两个人相似的幽默感就像一条纽带,让这两个不服输的人关系始终紧密。

  2009年12月版的《醇鉴》(Decanter)杂志将格罗斯夫妇列为葡萄酒界5大最有影响力的夫妇之一,他们的女儿乔治娜(Georgina)也已经展现出一个明日之星的潜质,这个小姑娘对葡萄酒的热情与父亲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斯蒂芬妮在某次接受采访时谈到了他们的女儿,“最近(乔治娜)她好多了,不像以前醒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葡萄园里。”

  不久以前,杰弗里和斯蒂芬妮刚刚把两个人的私人酒窖合并,两人的酒窖里陈放着不少的意大利、波尔多(Bordeaux)和勃艮第(Burgundy)美酒,当然,还有德国、奥地利的雷司令。两座酒窖中的任一个对于任何产区来说都算是值得夸耀的资本,而克莱尔谷无疑是幸运的,它拥有两座。(文/Wylie)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雷司令      克莱尔谷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中民积分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