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加速器

一位酿酒师的自白:除了酿酒,我从来没做过别的事

In addition to Brewing,I Have Never Done Anything Else
2015年6月29日 16:21:22    悦星葡萄酒学院
点击次数:7604
摘要: 本文记录了一位来自波尔多的酿酒师的自述。
ABSTRACT: This article records a winemaker’s self-description,she comes from Bordeaux.

记一个波尔多普通酿酒师凯伦·勒迈特(Karine Lemaitre)的故事

一位酿酒师的自白:除了酿酒,我从来没做过别的事

我是凯伦·勒迈特,出生于一个世代种植葡萄与酿酒的家庭。

  1999年我拿到Viti-oeno(酒类种植酿造)的高中毕业证书;

  2001年拿到Viti-oeno(酒类种植酿造)的专科毕业证书,在Domainede Lambert 学习酿造橡木桶陈酿的霞多丽;

  2003年拿到葡萄酒酿造的大学本科学位,在INRA de Pech-Rouge做葡萄酒的氧化性研究;在Cave Cooperative de Thezan-les-Corbieres负责葡萄酒酿造;

  22岁起,自2004年到2013年,这十年间我在三家不同的酒庄或者酒窖工作,负责种植、酿造、罐装、生产。

  是的,在我这三十多年的人生中,除了酿酒,我从来没做过别的事,我也不会做别的。

  2013年之前,我一直说自己是酿酒师,2013年后,我进入另外两家酒庄,看着充满希望和活力的葡萄园,站在充满历史沉淀的优秀庄园,我对自己说,你要成为这个城堡保驾护航的人,La dame qui gere les imprevus(负责应对所有突发状况的人)。

一位酿酒师的自白:除了酿酒,我从来没做过别的事

凯伦·勒迈特在一家酒庄不锈钢罐酿造车间

所有种植、酿造、生产管理层面的决策,全部由我和总经理负责,生产过程中的临时工招聘和管理,机器坏了我找人修,人手不够了我撸起袖子替上去,每晚固定时间关注天气预报,冷了、热了、涝了、旱了全部要即时找到应对措施。种新树时我一棵一棵盯着工人种上去,长叶时我一株一株研究看需要多大力度的疏叶,收获季节我一畦一畦的观察葡萄的成熟度,天气恶劣的时候,我又要上夜班,为有可能的意外事件做好万全准备。

一位酿酒师的自白:除了酿酒,我从来没做过别的事

凯伦·勒迈特在橡木桶陈酿车间

同时,我也是个女人,这个世界本来就赋予女人更多的挑战。我的丈夫也是一个酿酒师,我忙的时候他也忙,我们有一个十岁的小女儿,很多时候是我的母亲帮我照顾她。追求事业的女性,往往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牺牲更多,努力更多,才能和他们一样被尊重、被世界认知。对待家庭,又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我每天睡得很少,因为有太多事情要做了,我希望女儿在我的陪伴和照顾下快乐长大,又期待她骄傲地对自己的朋友说,自己的母亲也是一个优秀的酿酒师。酿酒和家庭,我无法舍弃任意一个。

  我从来没穿得漂漂亮亮过,是因为根本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要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我是法国人,可是我的工作从来不是七小时制的,我的生活也没有周末,因为葡萄生长,葡萄酒酿造是没有休息日的。深谙这一点,随着葡萄的节奏,我把自己,也酿成了一支酒。

  就像我一开始跟你说的那样,除了酿酒,我没做过别的事,我也不会做别的。

本文标签: 波尔多      酿酒师      酿造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中民积分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