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期酒

侍酒工作中的最囧时刻

The Most 'Impressive' Moments in Sommeliers' Job
2017年8月12日 10:33:22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 3075
摘要: 侍酒师的工作令人向往,但你或许不知道他们在工作中也会遇到各种囧事。
ABSTRACT: While we adore the elegant image of sommeliers, few of us know the unexpected embarrassing or funny moments in their job.

谁都有在工作中出错的时候,衣着光鲜、举止优雅的侍酒师(Sommelier)也不例外。由于时刻都要在尊贵的客人面前保持形象,或者手捧一瓶昂贵的葡萄酒到处走动,高级餐厅侍酒师的职场压力可能还要大于多数人。从把酒撒到客人身上到上错酒款,侍酒师们有大把的机会制造窘迫的瞬间。

  1. 笨手笨脚

侍酒工作中的最囧时刻

侍酒师借助蜡烛醒老酒(图片来源:Steak Lovers)

刚入职场的新人侍酒师常常因为紧张而犯错,导致尴尬的局面。例如瑞士五星级酒店施伟泽霍夫·伯尔尼(Hotel Schweizerhof Bern)的侍酒师斯特凡诺(Stefano)说,他曾经为客人醒一瓶2001年份的玫瑰山庄园红葡萄酒(Chateau Montrose, Saint-Estephe, France),醒酒时需要用到蜡烛来观察瓶中的沉淀,但他把蜡烛和酒瓶靠得太近,失手把酒标给烧了。

  在奥图蓝吉餐厅(Ottolenghi Restaurant)工作时,侍酒师加尔·左哈尔(Gal Zohar)曾经前往撒丁岛(Sardinia)参加某位名人的50大寿晚宴。在客人送的贺礼中有一个昂贵的私人定制醒酒器,加尔就拿着这个醒酒器去开酒,但走了几步后他摔倒在地,这个醒酒器也碎成了渣。尽管姿势十分滑稽,但当时没人笑他。“现在回忆一下,我自己都忍不住笑出来。”加尔说。

侍酒工作中的最囧时刻

拉提莫餐厅(图片来源:Critical Couple)

即便是身担大任的首席侍酒师也有做事毛糙的时候。在入职米其林(Michelin)二星级的拉提莫餐厅(Latymer)前,阿里·拉索利·尼亚(Ali Rasouli Nia)曾在德国的酒吧工作,某日他遇上了一枚难缠的塑料瓶塞,瓶塞紧到他不得不用膝盖夹住瓶子来开瓶,结果瓶子失去控制,酒液倒了客人一脸。

  2. 心不在焉

侍酒工作中的最囧时刻

图片来源:Like Times

侍酒大师(Master Sommelier)是侍酒师行业的最高荣誉之一,托拜厄斯·布劳维勒(Tobias Brauweile)在获得大师头衔以前是伦敦丽兹酒店(The Ritz)的首席侍酒师。十分恰巧,他的侍酒老师某日来到酒店用餐,托拜厄斯自然想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然而,在为老师加酒时,正在神游的托拜厄斯意外地拿了一瓶廉价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倒进了老师那杯极其昂贵的维欧尼(Viognier)葡萄酒里。

  大卫·瓦莱尔(David Vareille)在伯明翰度微酒店(Birmingham Hotel du Vin)做助理侍酒师时,有位客人让他上一瓶酒店里最好的夏布利(Chablis),于是大卫推荐了一款夏布利特级园(Chablis Grand Cru),然后就去忙别的事了。等到有了闲空,大卫回来时发现那位客人和他的朋友们已经消灭了7瓶酒。客人拿到账单时显得无比震惊,因为每瓶酒的价格是250英镑(约合人民币2,165元),而大卫那时才想起来,他忘记在推荐时照例告诉客人酒的价格了。

  3. 防不胜防

侍酒工作中的最囧时刻

阿维德·罗森格伦(图片来源:Sommeliers International)

侍酒本来就是一项技术活,在游轮上侍酒就更不简单。阿维德·罗森格伦(Arvid Rosengren)在2016年被侍酒师协会(Association de la Sommellerie)评为世界最佳酿酒师,他曾在一次天气不佳的航行中侍酒,在端着放满酒的托盘绕过一个拐角时,由于轮船的摇晃,阿维德和另一方向跑来的女王储撞个满怀。结果不算太坏,大部分酒杯都留在了托盘上,但他努力平衡托盘的动作引来了乘客的大笑。

  不过,在餐厅里出洋相不仅仅是侍酒师的专利,用餐的客人们也有不少趣事。

  在被问到工作中遇到的最搞笑事情时,伦敦玛氏餐厅(Mash)曾经的首席侍酒师克里斯蒂安(Christian)说到他们餐厅曾经有一群金融诈骗犯来用餐,令人拍案叫绝的是,他们刚好把位置选在一桌子便衣警察边上。当这些人被认出来以后,他说,“场面立刻变得非常刺激。”

  来自保加利亚的酿酒师玛丽娜拉·伊万诺娃(Marinela Ivanova)说,曾经有位客人在看到她的头衔是“Sommelier”后,很惊讶地问她是不是索马里(Somalia)人。

  最后一个是斯特凡诺在施伟泽霍夫·伯尔尼酒店的另一个故事,“有一次来了一个比较得瑟的客人,他点了一瓶皮埃蒙特(Piedmont)的阿内斯(Arneis)。当我把酒端来的时候,他开始嘲笑我:‘哈哈哈是谁教你把一瓶红葡萄酒放在冰桶里的?’最后他发现自己点的是一瓶白葡萄酒,他的脸色非常难看。”(文/Wylie)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侍酒师      玫瑰山庄园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中民积分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