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期酒

村上春树说,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Had Haruki Murakami restated, If Our Language is Whisky
2017年1月9日 11:06:50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 4194
摘要: 在村上春树的著名游记《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中,他为我们展示了苏格兰威士忌的魅力,但是若将“我们”定位到日本本土呢?本文将为你说一段故事,补全这一句“如果”。
ABSTRACT: In his work of If Our Language is Whiskey, Haruki Murakami portraits a beautiful journey with Scotch whiskey. But what if he had the chance to reexamine and retell the story?

众所周知,日本文学大家村上春树对威士忌情有独钟,他的作品《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就是他在前往威士忌发源地——爱尔兰参观后写下的一本游记。实际上,除了爱尔兰出产的经典威士忌,日本出产的威士忌近年来也逐渐崛起,凭借自成一派的风格成为国际烈酒界亮眼的独特名片。若村上春树将目光投向本国,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上一句,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它必将向世界传达日本文化的精神理念。

村上春树说,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图片来源:Single Malt Whisky Shop

日本文化的精髓在于将舶来之品敲碎降解,重塑骨肉,这是日本得以成为经济强国的一大重要因素。中国有饮茶文化,但是遣唐之后,茶道艺术却成为了日本的沉淀传统。日本威士忌的崛起同样走的是老路子。日本威士忌被称为世界五大威士忌之一,目前持续生产单一麦芽威士忌的本土酒厂共有6家,分别是三得利(Suntory)公司旗下的山崎(Yamazaki)和白州(Hakushu),一甲(Nikka)公司旗下的余市(Yoichi)和宫城峡(MIyagikyou),以及麒麟(Kirin)公司名下的御殿场(Fiji-Gotemba)和轻井泽(Karuizawa)。

  1.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它会诉说舶来之物的历史

  日本威士忌起源于爱尔兰威士忌,与苏格兰威士忌一脉相承。说到日本威士忌产业的奠基者,不可不提两位关键人物:一甲的创始人竹鹤政孝(Masataka Taketsuru)与三得利的创建人鸟井信治郎(Shinjiro Torii)。其中,竹鹤政孝正是将苏格兰威士忌引入日本的鼻祖人物。1918年,在志同道合的鸟井信治郎的资助下,他前往苏格兰进行对威士忌酿制的系统深造,两年后学成归来,被鸟井信治郎招入麾下,加盟由其创建的日本第一座威士忌蒸馏厂——山崎(Yamazaki)蒸馏厂,将所习得的苏格兰威士忌酿制技术运用到了实践操作中。

1928年,在山崎蒸馏厂建成后的第5年,第一支日本本土威士忌“白札”诞生。但可想而知,在引进的初阶段生搬硬套外国技术酿制出的威士忌不过是披着日本“外套”的苏格兰“羊”,在市场上的反响并不好,销量令人失望。据当时的消费者反馈,这些威士忌散发出泥煤的烟熏臭味,这其实就是正宗的苏格兰艾莱岛(Islay)威士忌风格,可那个时候的日本国内消费者并不懂得欣赏。

  2.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它会讲述创新求存的历程

  日本威士忌溯源于外,却因关注市场实际情况,经改良升级后凤凰涅槃。在首战遭遇“滑铁卢”后,鸟井信治郎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从市场角度出发,总结出其中的原因在于东西方饮食习惯的差异。亚洲人喜欢平衡柔和的口感,只有做出迎合其口味的威士忌,才能被大众所接受。于是,三得利公司开始进行工艺调整和技术转型,致力于酿制风格圆润甜美的威士忌,以与市场需求更好地对接。在传统的苏格兰威士忌酿造法中,为了保留更多的麦子香气,酒厂会特地将麦子遗留在麦芽汁中,浸淫以得到更为浓郁的麦香。而三得利则严格剔除麦芽汁中的杂质,保持其原液的绝对纯净,因此酿造出的威士忌中没有过浓的麦子气息,更多的是甜美的水果香气,因而倍受东方消费者青睐。

  日本威士忌酒厂在橡木桶的选取上也推陈出新,从而赋予了本土威士忌独树一帜的气息。用于熟成酒液的橡木桶主要有四大选择:美国新桶、水楢木桶、雪莉桶以及梅酒桶。其中最具特色的是标志性的日本本土产的水楢木桶,原料取自北海道的特有树种——水楢,不仅赋予了日本威士忌饱满的香气,其浓厚的本土文化色彩也成为用其熟化的威士忌的一大销售噱头。12年山崎单一麦芽威士忌使用的就是日本水楢橡木桶,其口感饱满,果香扑鼻,余味悠长,成为日本第一支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山崎雪莉桶单一麦芽威士忌则采用100%的严选西班牙雪莉桶熟成,余味特别,甘美中渗着淡雅的苦味,别有一番滋味。梅酒桶则能帮助凸显威士忌清新果味的前奏。

村上春树说,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图片来源:Flickr

对于威士忌酿制中最为关键的蒸馏程序,日本本土酒厂也采取了因地制宜的方式。为了增添成酒的风味丰富度与复杂度,苏格兰酒厂采取相互交换初成品的方式以调配威士忌成品。但是日本的威士忌酒厂不若苏格兰的广布,因此不能照搬模式。他们转换视角,从蒸馏过程的各个因素切入,使其方式更多样化。在硬件方面,形状各异的蒸馏器与冷凝器应运而生;在工艺方面,有不同泥煤比例的麦芽、纷繁的酵母种类以及特别的蒸馏器加热法,花样百出。这与苏格兰大部分酒厂只生产单一原酒的情况,截然不同。

  3.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它会传递成功的喜悦

  可想而知,这般不同的工艺背后,酿制出的典型日本威士忌极具特色,绝非苏格兰威士忌的翻版。得益于改良的工艺,其质地更为精致细腻,口感圆润,风格淡雅复杂,花朵、果脯与红果的气息清新自然,略带一缕淡淡的辛酸苦涩,给人留下一丝不留痕迹的哀愁,尾韵萦绕不去。相较之下,苏格兰的威士忌则更为奔放强劲,麦子气息突出,个性鲜明,正符合欧美消费者的口味追求。二者并非孰优孰劣的区分,不过是派系不同。当然,这里是以风格定义日本威士忌,竹鹤政孝名下的一甲也依然坚持酿制传统苏格兰风格的威士忌。

村上春树说,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图片来源:Washington Post

如今,日本威士忌凭借独树一帜的风格在国际酒饮舞台上大放异彩,广受好评。其第一次进入世界视野是在2008年4月,威士忌界权威刊物——《威士忌杂志》(Whisky Magazine)举办的国际评比结果令人跌破眼镜:历来独占鳌头的苏格兰威士忌将世界最佳威士忌的头衔拱手让人,日本产威士忌成功上位,从此声名大噪。其受关注度到达顶峰则是在2015年,由威士忌界顶尖大咖吉姆·穆雷(Jim Murray)编撰的全球最具权威性的《2015年版威士忌圣经》(2015 Whisky Bible)把2013年山崎雪莉桶单一麦芽威士忌(Yamazaki Sherry Cask Single Malt 2013)选为“全球最佳威士忌”,并给出了97.5分的评分,平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近年来,日本威士忌在中国市场也同样受到高度关注,香港伯纳姆(Bonham)拍卖行10件最高价拍品中就有8件为日本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从艰难起步到成功崛起,诉说的正是日本民族精神所在。因此,如果重来一遍,村上春树或许也可以说,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通过威士忌,世界可以更好地了解日本。倾听日本威士忌的语言,倾听日本精神的发声。(文/Julie)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威士忌      日本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
中民积分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