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老酒“惠”老友

拉图城堡
Chateau Latour

拉图城堡介绍  THE PROFILE

拉图城堡(Chateau Latour)位于盛产名酒的法国波尔多(Bordeaux)梅多克区(Medoc)的波雅克(Pauillac)产区,享有“全球最昂贵的酒庄”声誉,是当之无愧的法国国宝级酒庄。1989年,里昂联合集团(Alliance Lyonnais)以近2亿美元的天价购回拉图城堡当时在英国波森集团(Pearson)手中的股份。按此价格,酒庄每公顷单价为1,400万法郎,换算到每株葡萄树,即值1,800法郎,因此被誉为“全球最昂贵的酒庄”。

  这座享有全球最昂贵酒庄声誉的拉图城堡早在14世纪的文献中就被提及,当时的它还不是一个酒庄,到了16世纪才被开垦成为葡萄园。1670年,这座葡萄园被法国路易十四(Louis XIV)的私人秘书戴·夏凡尼(de Chavannes)买下。1677年,由于婚姻关系,酒庄成为德·克洛泽尔(de Clausel)家族的产业。到了1695年,德·克洛泽尔家族的女儿玛丽特·礼斯(Marie-Therese)嫁给了塞古尔家族(Segur)的亚历山大侯爵(Alexandre de Segur),从此,拉图城堡便由已拥有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凯龙酒庄(chateau Calon-Segur)等几所著名酒庄的塞古尔家族掌管了将近300年。1755年,有“葡萄酒王子”之称的亚历山大侯爵的儿子尼古拉(Nicolas)去世,拉图城堡的命运也因此被彻底改写。由于继承关系,拉图城堡转由侯爵儿子的三个妻妹所有,正式与拉菲古堡分家,从此开始书写自己的辉煌诗篇。

  18世纪时,拉图城堡已经是很有名望的酒庄,不仅是法国的王公贵族,就连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也对其青睐有加。杰斐逊在出任法国大使期间,在最喜欢的四个波尔多酒庄中,就有拉图的名字。1855年,波尔多对酒庄进行等级评定,拉图城堡名列顶级一等酒庄(Premier Grand Cru Classe),可谓实至名归。19世纪中叶,依托波尔多毗邻吉伦特河(Gironde)隧道的地理优势,葡萄酒贸易得到飞速发展,此时一瓶拉图葡萄酒的价格比其他普通波尔多酒高出20倍,拉图城堡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

  1963年,当时掌握拉图城堡的三大家族中的博蒙(Beaumont)和科迪弗隆(Cortivron)因不愿将红利分给68位股东,而将酒庄79%的股份卖给了英国的两个集团波森与哈维(Harveys of Bristol),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法国,不少法国人视其与卖国行径无异。但值得庆幸的是,英国人掌握拉图股权的时候,对于酒庄事务并没有做过多的干预,完全委派给当时著名的酿酒师让-保罗·加德尔(Jean-Paul Gardere)负责。加德尔先生也没有让法国人失望,对酒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英国股东对酒庄资金的注入和任人唯贤的管理,让拉图城堡迅速摆脱二战的影响,进入了另一个黄金时代。

  1989年,已成为哈维集团东主的里昂联合集团(Alliance Lyonnais)以近2亿美元的天价把波森集团手中的股份购回,法国重新拥有了拉图城堡!1993年,法国百货业巨子春天百货公司 (Printemps)的老板弗朗索瓦·皮诺特(Francois Pinault)以7亿2千万法郎购下拉图城堡的主控权。

  几百年来,拉图城堡一直备受红酒爱好者的追捧和青睐,成熟后的拉图城堡葡萄酒有极丰富的层次感,酒体丰满而细腻。高质量的葡萄酒是葡萄品种与波雅克村独特的地理条件、土壤结构和自然气候完美融合的结果。

  拉图城堡位于波尔多市西北大约40公里的地方,坐落在波雅克村南部一个地势比较高的碎石河岸上,与圣朱利安(St-Julien)毗邻。拉图城堡就在距离吉伦特河岸很近的地方,俯视着吉伦特河,应验着梅多克地区流传的那句谚语“只有能看得到河流(吉伦特河)的葡萄才能酿出好酒”。酒庄拥有的葡萄园面积达65公顷,其中只有47公顷用来酿造正牌酒。这47公顷的土地具有典型的梅多克地形特点,离吉伦特河岸大约300米,有轻微的坡度,最高处约有15米高,南北各有小溪流过,靠近吉伦特河岸的地方是一片青青的草地。葡萄园种植80%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18%梅洛(Merlot),种在离河岸较近、地势较低的地方。另外还种有1.8%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与0.2%的味而多(Petit Verdot)。这里受大西洋海洋性气候影响,虽有时会显得反复无常,但气候适宜。

  葡萄园土壤表层是0.6-1米厚的粗砾石,贫瘠的鹅卵石土壤极适合葡萄的生长。恶劣的自然环境迫使葡萄的根系向深处生长,以找到所需的养分。砾石在葡萄生长过程中可以帮助吸收热量,帮助葡萄成熟,同时还有极佳的排水性能,可以让水很快渗透到下一层的灰土与黏土层。砾石层的下面就是灰土与黏土层, 这一层保持一定的水分和营养,在干旱的夏天,葡萄藤的根系就从这一层吸收水分。黏土层的营养并不肥沃,但是对于葡萄生长来说是一件好事,可以促进葡萄根系的生长,降低葡萄产量,收获的葡萄风味更加集中,香气更浓郁,结构更复杂。拉图城堡的葡萄藤,尤其是那些老植株,其根系可以达5米之深。这种土壤结构可谓是上天的恩赐,因为吉伦特河岸有些地方下部没有灰土和黏土层,而是砂土,失去了保持水分的能力。也正是这独特的土壤构造赋予拉图城堡的酒特殊的风味。

  葡萄园植株的平均年龄为35年。拉图城堡每公顷土地种植葡萄约10,000株,单位产量每公顷不超过4,500公斤。对于那些太老已经失去活力的植株,酒庄会将其铲除,重新种植。酒庄一般不会整块土地更新葡萄植株,而只会单独更新某棵植株,这无疑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工作要求。

  拉图城堡对酿酒工序也有严格的要求。葡萄经过去梗破碎之后,再在控温不锈钢发酵罐里进行酒精发酵,这里不得不提让-保罗·加德尔先生。加德尔先生在任期间对酒庄进行了多项改革,其中一项就是率先在梅多克顶级酒庄中采用控温不锈钢发酵罐代替老的木制发酵槽。拉图正牌酒在12月份的时候会被注入全新的橡木桶里进行最短18个月的陈酿。第二年的冬天还将进行澄清,装瓶前还要进行倒桶、混合,调酒师还要进行一系列严格的品尝,确保每桶酒的质量,然后才能确定装瓶的日期。从采摘到到达消费者手中,大概需要2年半的时间,当然,拉图城堡是不会让翘首以盼的人们失望的,它总能以其高品质征服世界。

  拉图城堡“一门三杰”,正牌酒叫做“Grand Vin de Chateau Latour”,副牌酒称为“Les Forts de Latour”,三牌酒则简单以“Pauillac”命名。三个等级的酒经过严格的分级挑选酿制而成。在精挑细选之下,拉图城堡平均每年只有55%的产量,约22万瓶成为正牌酒。不好的年份,如1974年,正牌酒的产量更低到全部产量的25%。拉图城堡的正牌酒一贯酒体强劲、厚实,充满黑醋栗和细腻的黑樱桃等香味,在梅多克地区堪称如阿诺·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般硬汉形象的酒。1949年、1959年、1961年、1962年、1966年、1970 年、1975年、1978年、1982年、1990年、1994年和1995年均是好年份。

  如一位著名的品酒家形容,拉图城堡出产的酒犹如低沉雄厚的男低音,醇厚而不刺激,优美而富于内涵,是月光穿透层层夜幕洒落的一片银色。经过几百年的风雨历练,拉图城堡将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高水准,给世人以顶级味觉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