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波尔多名庄期酒同步发售

拉图玛蒂雅克古堡(又名:拉图玛蒂亚克古堡)
Chateau Latour-Martillac

拉图玛蒂雅克古堡(又名:拉图玛蒂亚克古堡)介绍  THE PROFILE

拉图玛蒂雅克古堡(Chateau Latour-Martillac)于1953年被评为格拉夫(Graves)产区的列级酒庄(Grand Cru Classe)之一,其名字取自酒庄庭院内一处历史悠久的古塔。该古塔是一座城堡的遗迹,12世纪时由伟大的哲学家及葡萄酒学家孟德斯鸠(Montesquieu)的祖先建造。

  1871年,波尔多(Bordeaux)著名酒商爱德华·克莱斯曼(Edouard Kressmann)为拉图玛蒂雅克古堡葡萄酒的卓越品质所震撼。他的长子艾尔弗雷德(Alfred Kressmann)在1930年买下了这个酒庄。1954年,艾尔弗雷德的儿子让·克莱斯曼(Jean Kressmann)通过收购村落两边的砂砾高地实现了父亲的遗愿,将酒庄面积扩展至40公顷。

  1892年,拉图玛蒂雅克古堡推出了白葡萄酒,该举措在市场上赢得了巨大的反响。后来的整个20世纪里,拉图玛蒂雅克古堡都以其白葡萄酒闻名于世。值得一提的是,在1936年英格兰国王殿下乔治六世(King George VI)的加冕仪式上,拉图玛蒂雅克古堡红葡萄酒(Chateau Latour-Martillac, Pessac-Leognan, France)入选,成为英格兰皇室皇家御用葡萄酒之一。1934年,克莱斯曼父子二人设计了金色、黑色与淡茶色交错的酒标,这一经典设计一直沿用至今。

  进入20世纪后,拉图玛蒂雅克古堡在克莱斯曼家族手上奇迹般地熬过了接踵而至的经济大萧条和世界大战的艰难时期。熟悉波尔多葡萄酒发展史的人都知道,20世纪中前期的灾难足以令波尔多多数酒庄濒临绝境,而拉图玛蒂雅克古堡竟然能从中幸免。直至今天,拉图玛蒂雅克古堡依然由克莱斯曼家族掌管。近20年来,酒庄相继收购了一些葡萄园,以扩充种植面积,这些收购回来的葡萄园全部用于种植红葡萄,酒庄原有的10公顷土地依然用于白葡萄的种植。今天,在波尔多最杰出酿酒师的协助下,让·克莱斯曼两位最年轻的儿子洛伊可(Loic)和特里斯坦(Tristan)在格拉夫这片葡萄酒的圣地上继续谱写拉图玛蒂雅克古堡的传奇。

  拉图玛蒂雅克古堡的葡萄园由丹尼·维德林(Denis Wendling)管理,著名的“飞行酿酒师”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land)担任酒庄酿酒顾问。园内所有工作的目标都是为了使采收时的葡萄果实达到最适宜、最均匀的成熟度。每棵葡萄藤从发出第一颗嫩芽,到采收季节都得到了全面精细的照料和监控。在6月初到来的开花季节给予酒庄初步的收获期盼。7月初进行“绿色摘减”:首先是疏叶,摘除过多的叶子;然后疏苗,摘除过多的葡萄串果实。这些工作有利于提高单位效率及保证葡萄果实在采收季节达到良好、均匀的成熟度。葡萄成熟时,所有的果实将会由专业人员人工采摘。为避免提前氧化,采摘的果实将会被完整运至酿造间。酿造红葡萄酒时,葡萄果实和汁液会在不锈钢发酵罐中进行酒精发酵,然后在大型酒罐中完成苹果酸乳酸发酵。完成发酵的葡萄酒会在大约35%法国新橡木桶中陈酿15-18个月。酿造白葡萄酒时,所有葡萄均带梗压榨,然后在35%的法国新橡木桶中发酵,并进行酒泥陈酿。之后,所有白葡萄酒会在35%新橡木桶中陈酿12个月左右。

  在拉图玛蒂雅克古堡,只有最成熟饱满的葡萄果实才能被选为拉图玛蒂亚克古堡正牌酒,产自年轻葡萄藤的果实则用来酿制酒庄的副牌酒小拉图玛蒂雅克(Lagrave- Martillac)。所有的这些酒都会由庄主洛伊可、酿酒师瓦列莉·维拉 (Valerie Vialard)以及资深顾问丹尼·都布迪(Denis Dubourdieu)共同品鉴、审核、严格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