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1111

贺兰山下——一位80后的杯酒人生:宁夏铖铖酒庄

A Winery in Helan Mountain and Its Winemaker
Tuesday, March 05, 2013 10:33:03 AM    邓钟翔
点击次数:10800
摘要: 一个80后的故事,也是一个中国酒庄的故事

他叫张铖,一个80后。      

他是中国千千万万80后的一员,不一样的是,他有自己的酒庄。      

贺兰山下——一位80后的杯酒人生:宁夏铖铖酒庄 

他是酒庄的运营者兼首席酿酒师。      

面对着这个比我还年轻的庄主,心里没有一点小羡慕是不可能的。      

“钟翔,你终于来了,总算见到你了”,他微笑着伸出手,温和而坚定,扑面而来一股法国南部阳光的味道。      

“是啊,来了,过来当面谢谢你,上次的勃艮第酒会,给大家添麻烦了!”握着那双温暖干燥的手,略有粗糙,我知道,这是一双酿酒师的手。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张铖的酒庄里,我正带着分众传媒西北及欧洲分部的王总参观宁夏酒庄。和其他酒庄经营者不同,张铖把家安在了酒庄,在这个贺兰山下,寒风凌冽的地方,这个80后的确有些不同。      

这年的冬天很冷,一月的宁夏并不是总是那么讨人喜欢的。      

王总一行人中有位漂亮的姑娘着短裙皮靴,零下十几度的冷风让她一路都哆嗦着。我看着她笑,“看,葡萄酒并不总是那么浪漫的,它可不仅是酒杯里的一抹风景。”    姑娘青着脸,没理我,她已经冻僵了。

张铖带着我们参观了他漂亮的中式酒庄,青砖层叠,院中花草树木点缀其间,古典的中国风淡然而至,很合我的胃口。对于耸立在中国大地的座座欧式酒堡总是不太感冒,也许小时候看的电影总觉得大西北就应该是大漠黄沙怒吼着奔向亭台水榭,在数个世纪的阡陌间,亭宇斑驳,水榭干涸,最终堙没在黄沙的苍凉沉寂中。不得不说《新龙门客栈》构成了我对于西北的最初印象。      

我喜欢张铖做的酒。      

当初在勃艮第,问起在场的朋友对于那些酒印象比较深,我听到很多答案里就有他的酒。清新细腻的风格,在一片木桶味儿中突围而出。      

我一向相信酒如其人,如今一见只是再次验证而已。      

干净而充满阳光,好像小时候邻班那个优等生女孩,身上总带着淡淡的香皂味儿。

从07年开始做酒已经5年了,他开始酿酒的时候我才刚开始接触葡萄酒。      

张铖是学服装设计的,结果却成了酒庄主,87年,算是中国最年轻的了吧。      

酒庄的内饰都是自己设计的,他把所学用在了自己梦想上。      

他和我说他喜欢酒,爱到发狂。      

酒庄所有的酒都是他自己做的,从葡萄原料的选购到发酵工艺的确定,在最终装瓶前,这个公子一般的人,陪着他的酒,在谈一场华丽而奢侈的恋爱。     

 “我做酒,一开始就没想着挣钱,买的酒都近一百万了,酒庄更是烧钱的机器,但就像爱情的毒药,明明知道有毒,但还是心甘情愿!”

然而酿酒,并不是一个门外汉能够做的。      

“你应该把酒多拿出去打比赛~!”我开门见山,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大家喝酒聊天。      

“还是没什么信心,”他顿了顿,“你知道么,钟翔,当年做酒整个一菜鸟!”      

那双略微发红的眼睛,已经有了醉意…      

在第一年的酿造中,他采购了5个桶,因为电视上看到酿酒需要用橡木桶。放了几个月后,发觉还是一个味儿,不明白什么原因,于是开始查找资料。后来他发现自己买的桶和别人都不一样,自己的桶是发亮的,别人都没有这种情况。      

原来张铖买的桶是刷过清漆的,而且是整个桶面刷了厚厚一层~!      

这样不能透气的木桶成了一个简单的容器,并不能帮助葡萄酒完成那化蝶般的蜕变。      

这5个桶,到现在还放在酒窖的角落里,张铖说,那是为了让自己记住那些日子。

之后,这个门外汉开始从头学习,他读完了宁大的酿酒课程,现在又成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的研究生,不过到现在他还没有去上课,他太忙了。身兼酒庄运营,种植师,酿酒师,市场及销售,这个年轻的酒庄主过得并不轻松。每次和他打电话,要么在葡萄园,要么在酒窖。     

 “走不开啊,我不放心交给别人管!不过我一定会把课都补回来的!等忙完这阵子就去。”      

我好奇他怎么会自己做酒庄,爱好者大多数也就是收藏罢了。想起一位圈内的老前辈的告诫,喜欢吃猪肉,不一定非要养猪啊。      

我把问题抛给了他,他抽了一口烟,把烟圈吐得很高很慢…      

把时光带回了5年前。      

他毕业后去了深圳,帮家里打点服装加工厂的生意。初试锋芒的张铖拿到三个订单,一年就赚了150万,这一年,他21岁。说到这,脸上掩饰不住的骄傲,白天的沉稳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渐渐松动,他的确是个成功的年轻人。那些日子,年轻的张铖频频现于各种社交场所,不过随之而来一场酒局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      

这是朋友组织的一场酒局,席间用的不是常用的白酒,而是葡萄酒。27瓶,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但是四十多万的账单让张铖吓了一跳。什么东西这么昂贵?!     

后来才知道,朋友的一顿饭喝掉了27瓶拉菲…      

这时候的张铖才开始对葡萄酒有了兴趣,时值全球经济危机,服装加工业陷入低潮,他和家里人商量索性把加工厂关了回来开始做酒庄。这才有了前面漆皮木桶的故事。      

说到这里,在烟雾燎中,他笑了。      

“这是命!”他笃定道。      

“钟翔,我想去法国学习酿酒,你说我可以么?”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一愣,“当然可以,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      

“当然,我想去那些传奇的土地看看,系统地学习国外的经验与知识!”     

 “但是,这边你可能要放上几年了,你得找个好的接任者。”     

 “恩,我正在物色,我正准备开始学习法语呢!”他开心地笑着,洁白的牙齿整整齐齐。      

“我可以帮你推荐,就去我们学院吧!在勃艮第,你能看到法国酿酒人的纯粹!”我真诚地回答。      

“好,就这么说定了~!这杯干了!”      

09年的加贝兰被我们一饮而尽…      

这是今天凌晨写下的文字,一种强烈的欲望让我不得不在深夜将它完成。      

那个眼神,催促着我不停在键盘上敲打,我知道,这是一篇必须完成的故事。      

从他眼中,我看到了当年自己的执着…

2013年3月5日于银川

本文标签: 葡萄酒      宁夏      酒庄      时尚      铖铖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1111
学红酒,下载红酒世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