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会员体系-送酒柜

专访葡萄酒教育专家赵凤仪

An Interview about Fongyee Walker
Friday, March 22, 2013 3:31:32 PM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12039
摘要: 赵凤仪是北京龙凤美酒顾问公司的负责人。近日,赵凤仪收得喜讯,她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简称MW)认证又迈出了阶段性的一步:继通过了4份理论试卷和36款酒的盲品考试之后,最后论文的开题报告也获得了通过。接下来,她只需要整理、完善这篇论文,并于今年5-6月份正式提交定稿,顺利的话今年年底凤仪老师就可以结束这一次葡萄酒大师MW的漫长征途,迎来这葡萄酒行业的最高专业头衔——Fongyee Walker MW。
ABSTRACT: This article is an interview about Fongyee Walker.
据微信文章《从零开始,成为葡萄酒大师 》一文报道,北京龙凤美酒顾问公司的负责人赵凤仪近日收得喜讯,她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简称MW)认证又迈出了阶段性的一步:继通过了4份理论试卷和36款酒的盲品考试之后,最后论文的开题报告也获得了通过。接下来,她只需要整理、完善这篇论文,并于今年5-6月份正式提交定稿,顺利的话,2015年年底凤仪老师就可以结束这一次葡萄酒大师MW的漫长征途,迎来这葡萄酒行业的最高专业头衔——Fongyee Walker MW。

  以下是本站此前对赵凤仪的采访内容,在恭喜赵老板的同时,我们再与读者共同回顾一下这位名字早已与葡萄酒大师(MW)联系在一起的国际人的葡萄酒人生。

你在哪里长大?


  从我记事起,我和家人从马来西亚移居香港,但父母觉得在香港生活并不幸福,因此我们又迁居温哥华,在那里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随后我开始在英国上学,读寄宿制学校,但经常会在暑假的时候回香港陪奶奶,这样看来,全世界都有我的身影。

专访葡萄酒教育专家赵凤仪

你是如何学习中文的呢?

  曾经有一位狂躁的心理学家劝告我妈妈不要和我说中文,因为他认为在双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一种语言都学不好,其实这是一个十分愚蠢的观点。于是我只能从妈妈那里学习到怪异的英语,这是因为英语不是她的母语。直到19岁上大学时,我才明白“该死!我要学中文了!”我的中文还不错,在香港甚至还学会了一些广东话。这些都是十分有用的,因为我和妈妈可以在爸爸背后说些悄悄话。而爸爸总是说:“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

是什么使得你对葡萄酒感兴趣?

  我经常会喝些葡萄酒。我记得在喝黑塔葡萄酒(Black Tower)时,父母都喜欢搭配奶酪饮用,他们几乎每周都这么做。虽然我经常喝葡萄酒,但实际却对葡萄酒知识一无所知。直到我遇到我的丈夫,他是剑桥大学品酒队队长。他叫我过去认识那些傲慢的、惹人讨厌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他说我有一手好厨艺,因此肯定有敏锐的味蕾。他对我说,与其天天饮用维欧尼(Viognier)葡萄酒,还不如加入他们并学习葡萄酒。但那时我回答:“我就喜欢我的利达民Bin65(Lindemans Bin 65),谢谢。”

住在中国,你感受最好的事情是什么?

  中国美食,其次就是女仆服务!

最差的呢?

  环境污染。我可以忍受人潮拥挤,我可以克服文化差异带来的困难,但是环境污染却让我濒临崩溃。还有,我从心底很讨厌随地吐痰,这种行为实在太粗野了。有时你去上班,然后就有人随口把痰吐在你的脚下。在不发达城市,情况更为糟糕,他们竟然在电梯里吐痰。我希望他们停止这种行为。

你想对那些认为中国是一张黄金门票的人说些什么?

  请面对现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黄金门票。不过如果你懂中国文化的话,也许能在中国大赚一笔。但由于受文化差异的影响,这是比较困难的。我爸爸说虽然他和妈妈结婚50年了,但他依旧不懂中国人,我想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外国人来到中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在相同的规则下工作。但是在中国,不同地区意味着不同的工作规则。

在中国葡萄酒行业工作,感觉怎么样呢?

  这是件令人十分激动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重回伦敦跟人们讨论葡萄酒是件很枯燥乏味的事情,因为伦敦的葡萄酒行业已经完善,很多东西都必须按部就班的进行,人们的认识和想法也基本一样。然而在中国就不一样,你可以充分任意的发挥你自己无限的想象力去欣赏葡萄酒。葡萄酒交易也没有固定的模式,健全的葡萄酒分销渠道至今仍未建立,人们对葡萄酒的认知尚浅,所以,在中国葡萄酒行业工作真的很有趣。

中国葡萄酒行业的不足有哪些呢?

  很多进入葡萄酒行业的人都是揣着贪婪之心,想在这个行业里大发横财,这是很愚蠢的想法。我猜不只是中国,全世界都有这样的通病,但在中国更加明显而已。

你怎样看待葡萄酒奖?

  如果获奖的葡萄酒品质优异的话,葡萄酒奖还是不错的。我想获奖的葡萄酒可能会更多的得到消费者的青睐。不过我不喜欢死板地告诉消费者去喝什么样的葡萄酒。我认为我们应该让消费者自己选择符合自己味蕾的葡萄酒,这就好比有的人喜欢巴赫(Bach,德国作曲家),而有些人喜欢布兰妮(Britney)一样。

葡萄酒依旧被视为杰出之物吗?

  哦,当然不是。酿制杰出的葡萄酒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但并不是所有的葡萄酒都具有绝佳的品质,如加入草莓的白金粉黛葡萄酒。不过,它依旧是葡萄酒,比中国所谓的烈酒要好喝得多。

在葡萄酒的世界里,哪次经历让你感觉最好?

  那是第一次教150个大学生怎样品尝葡萄酒,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风味,看到他们脸上的得意之色,真是太可爱了。

  我的生活,看看我的体重你就知道了,我追寻着全世界的美味。我十分庆幸自己辗转在几个不同的大洲长大。从鸡腿到烘肉卷,我的家人几乎什么都吃,这样大大刺激了我味觉的成长。生活就在于探索世界。对于只喝一种酒,只吃一种食物的人,我完全不能理解。

哪次经历又让你感觉不是很好呢?

  那是我第一次担任中国葡萄酒竞赛的裁判。2007年,我完全不能适应中国共产党大陆文化。当时我发现葡萄酒色泽不清亮,无法对葡萄酒做出评价,但我却不能把这一情况告诉葡萄酒酿酒商协会的书记。我得默默忍耐。对此,我实在无法理解。

  这真是太让人无语了,因为我不得不一一品尝这些令人恶心的中国葡萄酒,于是我就想:“为什么我要来这个国家?我来这里做什么?”后来他们带我去参加晚宴。宴会上,他们坚持要干杯。尽管葡萄酒已经带有劣质木塞气味了,他们依旧坚持饮用。回到家后,我马上对丈夫说我想离开这个地方。

从那以后,中国在这些方面是否有所改善呢?

  自从中国葡萄酒与国际葡萄酒接轨后,中国葡萄酒的质量和葡萄酒大赛的评审质量都得到了提高。他们已经明白,葡萄酒无需跟汗渍过的内衣一个味道。

当你站在镜子面前,你会看到什么?

  这十分令人恐惧。我更喜欢表现而不是反省自己。我认为你这样问会更好——“透过投影仪,你会看到什么?”

死后你想被葬于哪里呢?

  我想把我的遗体捐赠给科学研究。

你希望生平最后饮用的葡萄酒是什么样的呢?

  带冰块的莫斯卡托葡萄酒。那时我已步入垂暮之年,味蕾会变得比较迟钝。我希望我坐在热带沙滩上,最好还能有几个帅哥陪伴,并为我斟上莫斯卡托葡萄酒,当然还要给我打伞,因为我是有品位的上流人。

什么事情让你最快乐?

  那就是看到中国人能够非常兴奋和激动地谈论葡萄酒。中国文化对葡萄酒并没有太大的热情,所以如果他们能对葡萄酒满怀激情时,那肯定棒极了。

什么能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呢?

  人人资源平等。

对你来说,什么事情比较重要呢?

  事实上,人固有一死,当我们死后,什么都不重要了,难道不是吗?

版权说明:凡本站注明“红酒世界”、“红酒世界网”、 “红酒世界原创”、“红酒世界网原创”、“红酒世界独家”或“红酒世界网独家”的作品,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红酒世界网(www.wine-world.com)”。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电话:+86 755 8656 0409   邮箱:wine@wine-world.com
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葡萄酒精英      葡萄酒教育      赵凤仪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会员体系-送酒柜
拍酒标查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