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米其林晚宴指定酒款推荐

投资酒庄:是时髦,更是生意

Friday, September 07, 2012 9:53:03 AM    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 王韶辉 新财经
点击次数:4360
摘要: 酒庄在投资品中绝对是“美人”,而且是古典派的。在复古就是时髦的年代里,有什么比拥有一座酒庄更嗲的事儿呢?

酒庄在投资品中绝对是“美人”,而且是古典派的。在复古就是时髦的年代里,有什么比拥有一座酒庄更嗲的事儿呢?但我们需要讨论的是,这位“美人”是不是个好姑娘?如果是,被她伤过心的人未免有点儿太多了。

没有刺的玫瑰就不够高贵,对于有钱又有追求的人来说,投资酒庄太有吸引力。撇开投资回报不谈,拥有一片美好的土地,一座年代久远的城堡,又能以酿造美酒为生意,怎么看都浪漫又气质,赶这趟时髦绝对是有上进心的表现。

既然是追求上进,过程就不会太容易。长期从事红酒进口生意的君望酒业总经理刘亚军说:“投资酒庄需要有专业水平和资金实力。”而已经当了一年乐朗酒庄庄主的沈东军则说:“做酒庄真的不能心急。”

投资酒庄:是时髦,更是生意

爱上酒庄的理由

前些年,一些投资红酒的人发了财,现在去海外买酒庄又成了一股潮流。仅法国波尔多地区,从2008年拉图·拉甘酒庄被中国企业家收购以来,到今年初由中国投资者购买的酒庄已达15家,还不包括那些不公开的交易。

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亚太区总裁托马斯·朱力安说:“波尔多作为一个国际化的葡萄酒产区,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进入。”

在投资海外酒庄的群体里,有从事酒类经营的企业、知名企业家,还包括赵薇、廖碧儿、姚明等演艺界和体育界明星。但目前为止,没有哪个被收购的酒庄有盈利的确切数据,反而爆出一些酒庄亏损的消息。经营一座酒庄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为什么这么多人乐此不疲呢?对于中国人来说,爱上一座酒庄有太多的理由。

对于有一定资金实力的人,购买一座酒庄可以达到投资移民的条件。不仅拥有一块土地的永久所有权,而且是买下了一桩生意。三四百万欧元的价格,在北京仅可以买一座别墅。这听起来太划算了。

另外,酒庄几乎成了私人飞机、游艇之外,又一个身份的象征。在自己的酒庄上建立一个私密的社交场所,用自产的酒作为礼品或用作招待用酒,这些都显得很有面子。

而在所有理由里,更多人是看中了中国未来的红酒消费市场。

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展览会组织(Vinexpo)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内地和香港)共计消费了19亿瓶葡萄酒,中国已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五大葡萄酒消费国。

Vinexpo的调查还表明,2006年-2010年,中国从法国进口的葡萄酒数量翻了7倍,从其第二大葡萄酒来源国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进口量增长了3.9倍。进口葡萄酒市场增长迅速。

新加坡政府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葡萄酒消费者多为25~35岁的年轻人。

中国是“最后一个有潜力的葡萄酒消费市场,人们看中的并非现实市场盈利,而是盈利预期。”法国《西南》报认为。

 “中国人本来就有无酒不成宴的习惯,葡萄酒作为一种新兴消费品,随着城镇人口增加,消费升级,市场潜力巨大,一年20%的增长没有问题。”刘亚军对本刊记者说。

沈东军认为,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国内葡萄酒行业)都会是一个高速发展期,目前总的规模还很小,会有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

“从一个产业的角度说,应该在它即将腾飞时有预见性并介入其中,我们所做的就是这样一个事情,我们想伴随这个产业的发展而一起发展。”沈东军这样阐释他收购乐朗酒庄的初衷。

如何选择酒庄

在投资时,如何选择酒庄呢?

刘亚军认为:“所在区域是酒庄好坏的必要条件,因为自然条件不可复制,酿酒技术往往也有区域传承的因素。”因此在购买前要先考察酒庄所在的区域,是位于哪个产区,这里的自然条件,葡萄的特点,酿造的特点,能够达到的等级,等等。

“在购买之前还应该了解酒庄的历史,有没有遗留问题,尤其是注意葡萄树的状态。新种植的葡萄树,头三年的葡萄都不能酿酒,3~20年的品质属于一般,要20~60年之间的葡萄树,产酒才能达到巅峰状态。所以酒庄需要对土地有合理的规划,不停更新,否则很长时间才能有回报。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另外,还需要了解当地的文化。比如法国人就比较反感外国人,尤其不相信亚洲人,罢工也比较多,在酒庄经营过程中会有很多文化上的差异。所以需要了解酒庄多方面的运营状况、历史文化、员工素质等。”

“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想买酒庄,我建议控股就好,如果不是专业来做,全部买下并不核算。当然,如果有移民、度假……其他需要就另说了。”刘亚军说。

“收购酒庄后,后期经营中的投入也非常大,土地需要更新、人员聘用、市场推广,都需要资金。”尤其像法国这种分散的经营模式,酒庄规模往往不会很大,做得不专业就很容易亏损。“酒庄是一项长期投资,需要资金实力和专业水平。”刘亚军认为。

当然,投资酒庄也有很多益处。比如,“可以自己做品牌控制上游,可以招商找代理,当然作为一个海外酒庄,还可以面向全球市场销售。”刘亚军分析。

沈东军在投资酒庄的过程中则有自己更加个性化的选择。“我很喜欢葡萄酒,尤其青睐旧世界的葡萄酒——法国的,自己也有一些收藏。发现这个产业之后,我去澳洲、德国、法国、比利时都考察过,波尔多当然是重要的考察之地。葡萄酒是一种特殊的产品,与风土密切相连。我去法国很多次,偶然的机会与乐朗酒庄结缘。”

拥有不全是美好

去年2月,沈东军以个人名义全额收购位于法国波尔多左岸梅多克地区的乐朗酒庄,在业内引起不小震动。到目前为止,这仍然是中国人在海外收购的最好的酒庄之一。

“中国人在海外很难买到高等级的酒庄,尤其在法国。葡萄酒是法国的文化,法国很重视传统的传承,一般不相信外国人。”刘亚军解释说。

但经过对乐朗酒庄一年的运作,沈东军得到了法国葡萄酒界的认可。今年初,法国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为沈东军举行了授勋仪式,接纳其成为该协会的荣誉会员。

购买酒庄之后,为了进一步提高乐朗酒的品质,沈东军从各个方面都对酒庄进行了投资。“投入是持续的,并不是投入一定资金就可以了。每一年都要不断地投资。”沈东军说。

“首先,我们聘请了更好的酿酒师和更优秀的工作人员,现在乐朗首席酿酒师是曾经为拉菲服务的法国最顶级的酿酒师;为了提高罐装工艺,我们还购买了新的机器设备;另外还有土地上的投资,如葡萄架、土地的养护等;特别重要的是酒桶的投资——购买橡木桶,好的橡木桶对酒的口味非常重要,而用过一两年后就必须换掉。”这些努力让乐朗酒的品质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了明显提高,这也是沈东军被法国葡萄酒行业肯定的重要原因。

经营一座酒庄听起来很田园,很浪漫,但实际过程非常复杂,绝对不能心急。“每天看着葡萄,要和葡萄对话,其实很孤独。心情不好的时候去种葡萄,是会种出抑郁症的。”沈东军笑道。

“最好的葡萄25年才结果,其间葡萄树也需要悉心呵护,就像一个人,25年才能成材;这中间会有天灾、虫害,一不小心葡萄就会死掉;结了果,还要酿造,在木桶里放上二十几个月;而葡萄酒酿造出来之后,罐装环节,运输环节、销售环节,都需要精细地管理。”经营酒庄是一个长产业链管理,每个环节的控制都需要专业能力。

海外酒庄的经营难点,还不仅如此。“首先这是远程管理,有一定风险性,而且牵扯到两国不同的法律体系;其次,葡萄酒是个文化产业,需要对酒了解,对跨国文化了解,特别是法国的文化;然后还要懂得国际贸易;特别重要的是对中国酒市场的了解,在国内酒的销售渠道特别丰富,各种各样的环节,每个环节费用都非常高,这些都算是挑战吧。”沈东军说。

乐朗酒在沈东军收购前并没有进入中国市场,而现在它们主要销往国内。

沈东军心里有一个宏大的计划,他的目标是国内潜力巨大的葡萄酒市场。“购买乐朗酒庄主要是购买了一个品牌,用这个品牌再延伸到其他酒上。”

最后,沈东军强调他本人并不参与乐朗酒庄的具体运作。“我们有专业的团队来做这件事,我更多的只是投资者。”

与沈庄主对话

《新财经》:是什么触动您想投资一座酒庄呢?

沈东军:我个人喝红酒快十年了吧,也是从爱好葡萄酒开始想做酒庄,只有拥有酒庄才能控制酒的品质,才能够有保障,才会有故事。

《新财经》:为什么会爱上葡萄酒呢?

沈东军:我们本来就是一个热爱酒的民族,传统上喝的大部分是白酒,但是白酒有些天然的缺点,度数比较高,喝起来容易醉,不是太优雅,这些恰恰能被葡萄酒弥补。现在越来越多年轻阶层开始尝试葡萄酒,了解并热爱葡萄酒了。

《新财经》:有人说葡萄酒就是一种健康的饮料。您怎么看?

沈东军:葡萄酒构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这种文化包括不同的口味、独特的仪式、知识,传说故事,还有这个行业的名人等等。葡萄酒有精神的寄托,不仅仅是强调口味、功能等因素。

《新财经》:作为一种外来的文化产品,葡萄酒有哪些益处?

沈东军:中国人也应该去享受西方文明的果实,这能够成为一种相互交往的载体。而对于生意人,则能实现利益价值。

《新财经》:能具体讲讲您与乐朗酒庄结缘的过程吗?

沈东军:我和乐朗还是挺有缘的。当时在法国一家酒吧里喝酒,当地人推荐给我一款酒,我尝了之后非常喜欢,这就是乐朗酒庄的酒。当时提出想见见酒庄的老板,本来的意思就是收购酒的,交往过程中,对方流露出卖的意愿,我感到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很快就做成了这笔投资。

《新财经》:您怎么看国内很多人到海外收购酒庄却不能盈利这一现象?

沈东军:任何一个行业的投资都会有风险性等问题。在中国,葡萄酒还是一个刚刚开始的产业,中国人没有饮用葡萄酒的习惯,对葡萄酒不了解,欧洲酒庄式的小规模经营并不适合中国市场,我们还是需要品牌化运作,进行广告推广,不能仅仅就酒的口味和老百姓说事儿,要建立起酒的品牌威望,建立起形象。也要借鉴一些白酒的运营模式,同时兼顾葡萄酒的特点。

《新财经》:您是怎么和法国团队进行合作的?有没有遭遇罢工等抵触呢?

沈东军:哈哈,在法国经常会看到街上有人在罢工,这确实是个常见的现象。我们还好,乐朗酒庄没有出现过。我一般都会尽量尊重他们的文化和习惯去工作,我只是告诉他们需要将酒酿制得越来越好,我会去检验酒的品质,告诉他们中国人喜爱喝什么样的酒,在工作中找到共同点,合作比较顺畅。”

《新财经》:与国外的员工合作您觉得容易吗?

沈东军:我做珠宝生意时与欧洲接触比较多,一般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法国人工作起来很认真,职业化程度比较高,不需要去督促,但是他们个人的休假权、隐私权都会界定清楚。有时我去法国和他们开会,会议结束后邀请大家晚上一起吃个饭,这在中国很正常,但是法国人就会问,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吃饭?即便我是酒庄的拥有者,工作时间也是有限制的。

《新财经》:您收购乐朗酒庄之后在橡木桶上进行了很大的投入,能讲讲橡木桶对于葡萄酒的作用吗?
 
沈东军:葡萄酒里的味道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酿造过程中产生的味道,也就是葡萄的味道,还有一个是橡木桶的味道,木材的味道通过橡木桶的储存进入酒里,使酒的味道更富层次。因为成本非常高,只有高档葡萄酒才储藏在橡木桶中,低端的酒是不经橡木桶的。

《新财经》:乐朗酒庄位于法国波尔多的梅多克地区,能讲讲这一区域葡萄酒的特点吗?

沈东军:梅多克位于嘉龙河右岸,世界的五大名庄都出在这里。这里酒的特点是酒体比较重,单宁也比较重,富于变化,适合于陈年,不同年份来喝口味都不同。波尔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般用三种葡萄酿酒,不同的葡萄各有优缺点,具有互补性,形成的味道更加丰富,同时对葡萄的质量也更有保障。

《新财经》:最后能讲一个葡萄酒的优点吗?

沈东军:葡萄喜爱生长在山上,贫瘠的土地中。喝葡萄酒既不浪费粮食,也不占用耕地,它是地球奉献给我们的珍品。

本文标签: 酒庄投资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