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酒柜套装

签署《独立宣言》为啥喝马德拉酒?

Why Chose Madeira Wine to Celebrate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Friday, June 27, 2014 5:38:44 PM    郭明浩
点击次数:11537
摘要: 马德拉酒,可谓是葡萄酒中的奇葩,它贯穿大航海时代、殖民扩张、美国独立,每一段历史,每一段插曲,总能找到马德拉酒的身影,马德拉酒的兴衰史,就是这几百年来历史的缩影,实在值得分享一下。
ABSTRACT: This article introduces the ups and downs of Madeira Wine.

酒,可以简单的喝;历史,可以细致的品。
  
  对于葡萄酒,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对于历史,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角度。每种葡萄酒的发展轨迹,就像一个个历史的符号,能带给我们无尽的思考。郭校长虽然才疏学浅,但有时还是想说说历史学家们不太会去研究的东西。

签署《独立宣言》为啥喝马德拉酒?

马德拉酒,可谓是葡萄酒中的奇葩,它贯穿大航海时代、殖民扩张、美国独立,每一段历史,每一段插曲,总能找到马德拉酒的身影,马德拉酒的兴衰史,就是这几百年来历史的缩影,实在值得分享一下。

(一)美国独立与马德拉酒
  
  1776年7月4日,《独立宣言》签署,美国脱离英国殖民者宣告独立,众位开国元勋畅饮马德拉酒。《独立宣言》的出炉不仅仅是托马斯•杰斐逊,还有本杰明•富富兰克林、约翰•亚当斯等等等等,他们都是杰出的人物,但今天的马德拉酒的话题,要聊的是另外一个大佬。
  
  乔治•华盛顿?也不是。今天要聊的是比乔治华盛顿还牛逼的一个人。
  
  美国独立的最大功臣,我认为是——约翰•汉考克(John Hancock)。
  
  美国的独立,就是他带的头。
  
  在《独立宣言》上签名的大佬,有56个之多。那么,谁是《独立宣言》第一个签署人呢?是的,约翰•汉考克。
  
  看看《独立宣言》上最大的那个签名,你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约翰•汉考克,何许人也?
  
  简单点说,他是整个北美十三州的首富,马萨诸塞当地最有钱的土豪。汉考克带头抵抗英国殖民者,革命党多年的花销,他掏了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汉考克那个大大的签名,是对英王乔治三世赤裸裸的叫板——他就是想让英国人知道是他汉考克带头造反!
  
  《独立宣言》于1776年签署,华盛顿直到13年后的1789年才就任总统,在这期间群龙无首?不,汉考克一直是美国的老大。华盛顿虽然娶了个有钱的寡妇,但是与汉考克比起来,也只能算个普通土豪。无论威望和地位、还是财富、政治影响力,都不能与汉考克同日而语。1775年的大陆会议上,乔治•华盛顿被任命为大陆军总司令,在这份委任状上签字审批的会议主席,也是约翰·汉考克,美国没有自己的政府之前,大陆会议的主席,就是一把手。
  
  《美国宪法》孕育出炉之后,美国政府才正式开始运作,1789年,华盛顿做了台前,汉考克干了幕后,前者成为了开国总统,后者做了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的州长。
  
  在美国,总统就是个干活的,压根管不到州长,此中深意,你懂的。

实际上,《独立宣言》签字的时候就只有汉考克一个人。待他签完名字之后,当晚再拿去印刷,赶印出来之后,再给各州代表们继续签名。
  
  是的,《独立宣言》不止一份,而是——200份!
  
  实际上,代表们签署并不是像今天的想象,一条长桌仪式感极强的那种。当时的情况是,有些代表没有到场,到场的有些人签的也很勉强,比如富兰克林一直就是一个温和派,再加上英国殖民者到处抓人,有的代表直接吓尿了,没签。
  
  汉考克虽有一腔热情,却是没什么胜算,工业革命以后的英国可是世界的霸主,一个土财主,带领的是一伙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民兵要和大英帝国抗衡,听起来的确疯狂。
  
  汉考克虽然是个革命者,他本质上他是生意人,那时候美国市场上的马德拉酒,就是汉考克走私过来的。不但走私酒,只要英国人干的他都干,英国人不让干的他也干。
  
  就这样拖拖拉拉,《独立宣言》签了个把月,才收集了这56个签名。说到这些高富帅喝马德拉酒庆祝,并非临时起意,毕竟这是汉考克在做的生意。
  
  汉考克是当时美国的最大走私商!
  
  不仅仅是《独立宣言》的签署,说到杰斐逊、华盛顿都是马德拉酒的粉丝,还有说到各种重大场合的用酒,若有谁不喝马德拉酒,那才真正奇怪呢。
  
  (二)马德拉酒引发的血案
  
  说到美国独立,不得不提的是一桩马德拉酒引发的血案。
  
  东印度公司——全球的第一家股份公司,为瓜分天下而成立,茶叶、丝绸,鸦片、食盐、烟草……凡是赚钱的买卖,都不让别人干,北美十三州的贸易基本被这个公司垄断,它的大股东就是大英帝国。英国人很霸道,印花税也是在这时候发扬光大的。
  
  美国人这边,走私、抗税、大陆会议、办报纸,组织茶党……革命热情不断上升,这一切的幕后人,就是汉考克,他就是要美国独立。
  
  为了垄断,殖民者颁布了各种各样的坑爹规定,《航海条例》是其中之一——从亚洲、欧洲、美洲运送到英国以及英国殖民地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运送。实际上,这个条例在1861年颁布以后,就一直有漏洞,汉考克一直在利用这个漏洞。
  这个漏洞,就是马德拉岛。
  
  马德拉岛距离北非的摩洛哥比距离里斯本还近了几百公里,这么一个屌丝的岛,葡萄牙人可能担心会拉低他们的人均GDP,从而在历史上就被划归了非洲。《航海条例》里的规定,根本就把这个马德拉岛给漏掉了。直到今天,马德拉岛虽然是葡萄牙的地盘,但所属洲却是仍是非洲。
  
  欧洲的贸易被垄断了,但是非洲的买卖可以干啊。于是,大量的马德拉随着汉考克的船被走私到了美国。
  
  拉货的船叫做“自由号”,这一次的马德拉酒有3,150加仑,折合成今天的标准瓶,就是15,900瓶,但这条船到了波士顿后被扣下了,殖民者要汉考克交税,否则不放船。
  
  你扣我的船,还想黑我的酒,汉考克更绝,派人把自由号直接给烧了。
  
  后来不断爆发冲突,英国殖民者在波士顿街头用枪打死了几个平头老百姓,《波士顿纪事报》借题不断渲染,此为“波士顿大屠杀”事件,即“马德拉酒引发的血案”。
  
  紧接着,发生了更广为人知的的“波士顿倾茶事件”,革命党和殖民者的抗战进入白热化,美国最终争取到了独立。

众所周知,倾茶事件的是波士顿茶党,实际上在此之前,围绕着马德拉酒的走私和抗税,早有“马德拉酒党”的出现,之前在马德拉酒的抗税经验,给后来的倾茶事件做了铺垫。
  
  你肯定想到了,没错,无论是茶党,还是酒党,幕后人都是汉考克。
  
  说到马德拉酒在美洲的流行,绝非因为它的质量,相比于征过高税的其他酒,走私来的马德拉酒无疑具有巨大的价格优势,因此在当时成为了美国市场上最受欢迎的酒。
  
  可以说,汉考克一生最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赚钱;二是革命。革命的目的,正如他那条船的名字——自由。
  
  喝不死之酒,传不朽之名,一个土财主兼民兵连长,也可以有大作为。
  
  回顾这段历史,那种无谓地追求独立和自由的气概仍然能令人血脉喷张。一直到今天,那些欧洲大陆的所谓名庄酒,在美利坚的土地上也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
  
  (三)从大航海到殖民扩张期的马德拉酒
  
  马德拉酒源自马德拉岛,葡萄牙人发现这个无人岛之后,最初在这里放火烧山是准备种甘蔗的,因为那时候糖很值钱,十字军东征抢劫之前,蛮荒的西欧人既没见过甘蔗没也吃过糖。
  
  葡萄牙人,开创了大航海时代的同时,也成为了海上掠夺和殖民的鼻祖。早期的马德拉酒本不作贸易之用,因为那时的欧洲已知道葡萄酒的储存期有限,时间长了会变酸。船员们带上马德拉酒,一来为解解酒瘾,二来还能压舱,两全其美。

哥伦布是一根筋,而且对地球的理解不到位,所以他一路向西找中国,结果阴差阳错地发现了美洲。葡萄牙人则不同,他们历来是往南航,沿着非洲大陆的西海岸,绕过非洲南端好望角之后,再往北航,这个航线意味着船上的马德拉酒要两次穿越赤道,离赤道越近就越热,葡萄酒经过这样的高温洗礼之后,味道完全变了,但是和常温下变酸又大有不同,香气口感不但能让人接受,尤其是那股氧化后的气味让人陶醉。
  
  这,便是马德拉酒的起源。
  
  大航海时代的产物。
  
  就这样偶然的发现,使得经过桑拿的酒成了好买卖,于是马德拉岛上开始大面积种葡萄。温度对于马德拉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于是岛上便出现了很多桑拿房,保持在30—40℃,因为这就是赤道附近的温度——尽量和当年航海时的一模一样。

这时候,路易•巴斯德还没出场,在他发现微生物导致酸败的理论之前,葡萄酒经不起长途运输,走着走着就会变坏。
  
  马德拉酒呢?马德拉酒不是不怕坏,而是它本身就是坏掉的酒。
  
  坏掉的酒禁折腾,所以,它叫做“不死之酒”。
  
  不死之酒,才适合漂洋过海,马德拉岛又是个航海的中转站,马德拉酒因此成为大航海时代以及殖民扩张期的热门货。
  
  独立战争前后,并不是只有美国人喝汉考克走私的马德拉酒,英国殖民者其实也爱喝,而且正是这些英国人做了马德拉酒的品牌大使,把马德拉酒的影响传播到大不列颠,马德拉酒因此在英格兰又流行起来。
  
  (四)马德拉酒的衰落
  
  《独立宣言》在1776年发布,美国独立,1789年,华盛顿就任第一届美国总统时,喝的也还是马德拉酒。汉考克,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马德拉酒的走私也一直没有间断。
  
  但进入19世纪后,马德拉酒开始走向衰落,因为世界的变化天翻地覆。
  
  英国人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蒸汽火车大大提升了运输的效率。1851年,日不落帝国开创世博会,大量的机械技术得以推广。法国人1855年的巴黎世博会,使得波尔多葡萄酒享誉全球。再之后,路易•巴斯德发现了微生物,自此不用再担心葡萄酒变酸。随着工业革命的浪潮,葡萄酒加快了贸易,走向了世界,马德拉酒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也不再是最好的选择。
  
  19世纪下半叶,爆发葡萄根瘤蚜的灾难,全球的葡萄酒行业几近崩溃,马德拉岛也没能幸免。而此时,美国又发生了南北战争,就在这翻天覆地的时代,马德拉酒的处境形同日暮。
  
  进入20世纪之后,美国长达14年的禁酒令几乎毁了美国葡萄酒产业,到罗斯福上台废除禁酒令时,美国的酒业已是哀鸿一片。
  
  马德拉酒曾经的辉煌,就此消失在历史的车轮中。
  
  (五)马德拉酒与中国的渊源
  
  提起大航海时代,对中国最大的冲击,就是直接导致了明朝的灭亡。
  
  李自成破不破北京,清兵入不入关,明朝也一样会完蛋,白银货币化以后,不断通货膨胀和紧缩,那是真的民不聊生,经济的崩溃面前,天朝皇帝说话也不好使,因为白银是舶来品,当时的西班牙人靠白银贸易着实牛逼了好一阵子。

葡萄牙人是大航海时代的先锋,葡人的船队向南一路发现,一路掠夺,一路殖民,马德拉岛只是众多被占领的岛屿之一。话说当葡萄牙的商船来到澳门岛,说想上岸晒牛皮,天朝的官员吹牛逼说,你能晒多大地儿,就给你多大地儿。
  
  但葡萄牙人一上岸就坏事了。
  
  一方晒牛皮,另一方吹牛逼,结果晒牛皮的骗了吹牛逼的,掀开了此后四百年葡人治澳的篇章。
  
  历史是一张大网,只要去发现,总能找到联系。历史留给我们太多的记忆,值得我们思考。今天的澳门,有随处可见的马德拉酒,就是大航海时代的殖民者留给我们的烙印。我第一次去澳门,把澳门岛逛了一逛,回来时买了两样东西——除了几本葡萄酒的书,还有一瓶马德拉酒。

本文标签: 加强酒      马德拉酒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APP
酒柜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