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机场店每日品鉴

颠覆三观——波尔多竟然开始产霞多丽?

There is Now a Chardonnay from Bordeaux
Thursday, July 06, 2017 1:47:45 PM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5903
摘要: 你喝过波尔多的霞多丽白葡萄酒吗?恐怕没有人喝过,不过今后你可能有机会尝到,因为金钟酒庄发布了首批波尔多霞多丽葡萄酒。
ABSTRACT: Have you ever drunk Chardonnay from Bordeaux? I am sure nobody has tasted it before. But now you may have a chance to drink it because Chateau Angelus has released its first 200 cases of Chardonnay.

最近,波尔多(Bordeaux)圣埃美隆(Saint-Emilion)一家名庄的举措可能会颠覆你对波尔多的认识,让人不禁疑惑:“波尔多还是以前的波尔多吗?”因为波尔多竟然开始出产霞多丽(Chardonnay)白葡萄酒,这绝对不是小编笔误!霞多丽并不是波尔多的法定葡萄品种,所以究竟是咋回事儿呢?

  事情是这样的:圣埃美隆一级A等酒庄(Premier Grand Cru Classe A)金钟酒庄(Chateau Angelus)的庄主赫伯特德宝德(Hubert de Bouard)发布了首批200箱霞多丽葡萄酒,其酿酒葡萄种植于拉朗德波美侯(Lalande-de-Pomerol)附近。该酒款单瓶零售价大约为25美元(约合人民币170元)。

颠覆三观——波尔多竟然开始产霞多丽?

图片来源:Chateau Angelus

除了霞多丽,金钟酒庄还种植了西拉(Syrah),预计未来两年内可以发售,使用的品牌为“赫伯特德宝德”。这些葡萄酒都不能标注“超级波尔多(Bordeaux Superieur)”字样,而是标为“大西洋地区餐酒(Vin de Pays de l'Atlantique)”。

  对于金钟酒庄而言,卖掉200箱零售价170元的霞多丽葡萄酒并不难,因为人们总会出于好奇去购买。不过问题在于,为什么要在波尔多生产霞多丽葡萄酒?对于该问题,赫伯特德宝德是这么解答的:“当我从波尔多大学(University of Bordeaux)毕业以后,我去过勃艮第(Burgundy)很多次。我非常喜欢勃艮第的霞多丽,对这个优秀的白葡萄品种十分好奇。我在南非的克莱坦亚酒庄 (Klein Constantia)和黎巴嫩都酿制过一些白葡萄酒,我一直相信在波尔多同样也可以用霞多丽酿制出很好的白葡萄酒。但波尔多的葡萄酒法规太严格了,根本不可能酿制AOC等级的霞多丽葡萄酒。”

  看到赫伯特德宝德抱怨AOC等级制度,也许你会觉得可笑,因为在2012年时,法国女记者伊莎贝拉·萨波塔(Isabelle Saporta)在其《葡萄酒生意》(Vino Business)一书中指责赫伯特德宝德“操纵”圣埃美隆分级制度。虽然赫伯特德宝德起诉她诽谤,但最终败诉了。不过说句公道话,赫伯特德宝德并没有尝试在他的霞多丽葡萄酒上标注“波尔多”,所以也算不上是抱怨啦!

  赫伯特德宝德说:“我之所以酿造霞多丽葡萄酒是因为我真的太爱霞多丽了,尤其是清新的霞多丽。我竭尽所能挑选适合种植具有架构、清新感和酸度的霞多丽的地方。”金钟酒庄的霞多丽种植在两个凉爽的地方,其中一个地方以前种植的是赛美蓉(Semillon),另一个地方没有种植过任何东西,因此可塑性很强。赫伯特德宝德表示:“那里的天气不是特别晴朗,所以不会生产出温暖气候风格的霞多丽,同时那里的粘土也可以保持葡萄的清新感。”而西拉则种植在一个以前种植梅洛(Merlot)的地方,第一批西拉预计在两年后产出。但是赫伯特德宝德并不打算大量酿造这两款酒,每款大概不会超过2,000箱。

  赫伯特德宝德还说:“我每天都和家人喝酒,我喝克罗兹-埃米塔日(Crozes-Hermitage)的葡萄酒还有吉佳乐世家酒庄(E.Guigal)的部分葡萄酒,我喜欢这些来自罗纳河谷(Rhone Valley)的葡萄酒,因为它们非常清新。”

  当被问及其它邻近的酒庄是如何看待他的霞多丽和西拉葡萄酒时,赫伯特德宝德回答:“我做的都是我认为对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业以及消费者有利的事情。不过最大的问题是,我真的可以在波尔多酿制出优质的西拉葡萄酒吗?如果做得到,我就会去做。这些酒不会标注为AOC等级,因为我非常尊重波尔多的葡萄酒法规。但我们必须跟上世界上其他国家消费者的选择趋向,如果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葡萄品种酿制出优质的葡萄酒,那我们就应该去酿造这样的酒。”

  霞多丽被认为是法国的冷凉气候葡萄品种,而西拉则在温暖地区更受欢迎,尽管它在北罗纳河谷(Northern Rhone Valley)也可以存活。当赫伯特德宝德被问及是否认为西拉是一个用来对付全球气候变暖的品种时,他说道:“我的观点恰好相反,就全球气候变暖而言,我认为波尔多目前还不会受到特别大的影响。我不知道未来20年会怎样,但我们也有一些较为凉爽的地方,在那里我种植了一些西拉。如果迫不得已要作出改变,也许我会增加一些品丽珠(Cabernet Franc)或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种植。”(文/Christina)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波尔多      霞多丽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